成人用品:www.2s.tv
nujiang.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大谋士
缕缕阳光透过窗台,投射到书房之中,使得房中简约的摆设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光辉。

    这是苏牧的书房,现在却成了方七佛思考对策的静谧之地。

    他喜欢苏牧的书房,因为他是一个简单到枯燥的书生,他不擅长吟诗作赋,也不钻研典籍经义,他崇尚的乃是经学致用,纸上得来终觉浅,他希望将书上所学,都化为实实在在的力量。

    在这一点上,苏牧与他方七佛可算是殊途同归,书架上并没有太多的诸子百家,更多的是一些阴阳杂学,旁门左道,甚至被当世读书人贬为歪理邪说的禁书!

    也许正是因此,方七佛才真正看到了苏牧的底蕴,才让他下定了决心,不惜力排众议,留下了苏牧,因为他知道,苏牧跟他,是同一类人。

    旁人很难想象,这位圣公麾下第一大谋士,竟然不通黑白之道,对围棋只是九窍通了八窍,一窍不通。

    但这并不妨碍方七佛的兴致,在这个暖洋洋的早晨,永乐朝的首席大谋士静坐于书房之中,手里拈着黑白子,正在棋盘上起落。

    棋盘上已经落下不少棋子,虽然没有任何章法可言,但还是能够看出,黑色一方占据了不错的优势。

    眼下方七佛正把玩着一粒白子,眉头紧锁,不知该如何落手。

    一个臭棋篓子对着棋盘苦思冥想无良策,难免有些装模作样的嫌疑,但当雅绾儿进门之后,却不愿打扰,只是将今早的调查结果收到后背,静静坐了下来。

    方七佛几次伸手缩手,最终还是举棋不定,只能将白子放下,朝自己的义女招了招手。

    虽然明知雅绾儿看不见,但奇怪的是,他这一招手,雅绾儿便转过头来,展露出能将春天召唤回来的笑容,而后走到书桌前,坐了下来。

    “结果如何?”

    “起爆点有三个。”

    雅绾儿虽然是方七佛最为信任的人,但她从来不会多嘴,更不会参与决策,不会向方七佛提任何的意见,她要做的只是纯粹的汇报,至于决断,这是方七佛需要做的事情。

    方七佛看着雅绾儿放在桌上的三份赤硝,有些意外,又有些释然,将赤硝捻起来嗅闻了一下,轻笑着问道。

    “你怎么看?”

    雅绾儿心里有些小小惊讶,因为义父很少会询问自己的意见,在她的眼中,没有什么难题能够难得住她的义父,从来没有。

    可今天却不一样,他先是手执白子,举棋不定,又破天荒询问自己的见解。

    她无法看到方七佛那丰神俊逸的英姿已经变得暗淡,也看不到花白的头发从他那飘逸的鬓角处钻出来,使得他的两鬓染了霜白。

    她无法看到方七佛那标枪寒竹一般笔挺的腰杆,已经被军中俗务压得有些佝偻。

    她能够感受到自己在长大,因为深夜里她的身体会忍不住涌出对男人的渴望,但她却感受不到方七佛的老去,曾几何时,她觉得义父是不会老的,她觉得方七佛那强大的智慧,甚至能够打败岁月。

    她一直渴望着这一刻,义父将自己当成大人,听取自己的意见,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之时,她心里又有些难过了。

    “以那家伙…苏牧的推论,三个起爆点来自于三方不同的势力,女儿认为,娄敏中那帮文官和厉天闰都脱不了干系,但剩下的一个,却有待追查…”

    方七佛不置可否的呵呵一笑,反倒故意加重了语气问:“第三个为何不是那家伙?”

    “要知道,他从来没有发自内心服从我,炸掉工坊,破坏我等的北伐大计,正是一个内应该做的最佳选择哦。”

    雅绾儿听义父故意提起“那家伙”三个字,脸色顿时红润起来,不过那抹娇羞之色很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

    苏牧虽然让她感到万分厌恶,但这段时间她对苏牧也有了足够的了解,工坊是苏牧一手创办构建起来的,他也会拼死维护那些匠师,这些东西无异于苏牧的孩子。

    以苏牧的个性,绝对不会亲手毁灭自己创造的东西,他或许真的会担心工坊会对朝廷的平叛带来致命性的打击,甚至能够帮助圣公军,一路往北杀上去。

    但苏牧不会毁灭工坊,以他的性子,应该会成功研制出威力强大的火药火器,再用这些火器,掉转炮口来对付圣公军,这才符合苏牧的为人与行事风格。

    她有很多理由,足够说明苏牧并未参与到这起爆炸案之中,可当方七佛问起,她却一个理由都没有说出口,只是稍稍低着头,轻声道。

    “他不是,他也不会。”

    方七佛听着女儿的回答,只是看着她微微笑,沉默了许久,他才呵呵笑道。

    “女儿长大了呢…”

    雅绾儿不知道义父这句长大了,是说她足以为自己提供参考策略了,还是长大到足够看清一个男人,特别是苏牧这样的男人了。

    于是她没有回答,只是头却更低,脸又红了起来。

    方七佛相信女儿的推断,事实上,娄敏中和厉天闰对工坊下手,根本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再明显不过。

    “既然不是那家伙,你觉得会是谁?”

    听得义父没有在苏牧的话题上停留,雅绾儿竟然大松了一口气,沉思了片刻之后,她却得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推论,只是一时半会儿也不敢开口。

    “此间便只有你我父女,但说无妨的。”

    “是。”

    听得义父勉励,雅绾儿这才鼓起了勇气,将自己内心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女儿认为…女儿认为,第三者极有可能是…是圣公…”

    方七佛双眸顿时一亮,人都说虎父无犬子,他也终于切身体会到了这种感觉了。

    “不是女儿胆大包天,自从父亲留下苏牧,开办工坊之后,我朝文武之间便龌蹉不断,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早已危及国本,偏偏大家伙儿都是元老功臣,眼下永乐朝刚刚建立,无论站在哪一边,都会被看成有失偏颇,圣公想来应该很头疼的…”

    “火器虽然威力巨大,能够起到威慑的作用,但对咱们圣公军的作用,却并不如想象之中那般巨大…”

    她知道火器一向是父亲力推的重头戏,眼下将火器的作用说得如此不济,她心里也是惴惴不安,但既然已经开了口,她也不再顾忌这些。

    “圣公军从南方崛起,一路打到杭州,建立了偌大的国朝基业,咱们凭借的可不是火器,而是人心!”

    听到“人心”二字,方七佛终于露出了后继有人那般的欣慰表情来。

    是的,雅绾儿终于说到了重点,说到了关键。

    无论是刀枪剑戟,还是火药火器,对于圣公军而言,其实都是外物,圣公军一路走来,靠的从来不是秣马厉兵,靠的正是人心所向!

    他们以摩尼教的教义为精神指引,一呼百应,将穷苦大众都聚拢团结起来,起事之初他们缺兵刃少马匹,连粮草都无法足够供应,但他们还是将整个大南方给打了下来。

    以圣公方腊的眼力,不可能看不到火器的前景和未来,火器固然强大,却不是圣公军的核心,圣公军的核心和最犀利的武器,是人心!

    方七佛重推火器,为此不惜与文武集团,甚至整个永乐朝作对,这是在破坏人心!

    如果非要在火器与人心二者之间做个选择,圣公方腊会选哪一个,答案显而易见。

    可大家都是从龙元老,国朝刚刚建立,他也不可能做出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寒心事。

    最好的办法就是,工坊意外爆炸,工坊没有了,争端自然也就没有了,虽然丧失了火器这样的大杀器,但圣公军的人心将会更加的凝聚!

    当然了,工坊意外爆炸,也足以说明,这是天意,是天堂之上的明使,给了诸多教众一个启示,让他们摈弃外物,专注于精神信仰的力量!

    从这一点上来推断,雅绾儿的结论确实能够站得住脚,若没有方七佛,或许这就是最接近真相的一种论调了。

    但方七佛心里很清楚,圣公方腊,绝对不是引爆工坊的第三者,虽然他没办法跟雅绾儿明说,但他还是很欣慰。

    “女儿果然长大了…”

    这已经是雅绾儿今天第二次听到义父说这句话,她心底隐约涌出一股不安来,仿佛这是一个老父亲,对女儿最后的疼惜一般。

    而听到父亲这般夸奖,她也意识到一个问题,或许父亲的心里,也是支持她这种推论的!

    如果第三者真的是圣公的人手,那么父亲断然不可能再深究下去,只能将矛头转向娄敏中和厉天闰!

    果不其然,方七佛轻轻拿起那颗白子,啪嗒一声压在棋盘之上,而后朝雅绾儿下令道。

    “召集我们的人手,即刻封锁赤眉营,扣押当夜执勤的士卒,我要把爆炸案的幕后之人,挖出来!”

    方七佛的声音不大,但充满了凶厉的杀气,雅绾儿仿佛感受到了头顶那快速积压过来的腥风血雨,看到了圣公军中血流成河的噩梦般的画面!

    “是!”当女儿走出书房之后,方七佛才像耗尽了力气一般,颓然坐回椅子上。

    雅绾儿说得不错,圣公军最重要的便是人心,这是圣公方腊一直深信不疑的道,也是他方七佛的道。

    作为圣公军的精神领袖,在大方向上,方七佛从来没有偏离过大哥方腊的决策。

    他很向往属于火器的那个战争时代,但他更相信人心与信仰的力量!

    雅绾儿的推论无限接近真相,却永远也得不到真相,因为她根本就不会怀疑那个人,哪怕她怀疑到圣公的头上,也不会怀疑那个人。

    因为那个人,是将她视如己出的义父,方七佛!

    他将苏牧留了下来,他创建了工坊,却又狠下心,将工坊炸掉,看似白忙活了一场。

    但只有将苏牧留下,只有将工坊炸掉,他才能够将永乐朝和圣公军的人心矛盾全部暴露出来!

    也只有将这些隐患和水面下的矛盾都暴露出来,他才能够正大光明的进行清洗,将那些危害到大业的刺头都斩断,真真正正让圣公军的人心,重新凝聚起来!

    他比任何人都看得清,若不进行清洗,永乐朝的人心必将涣散,人人处于安乐之中,再无斗志,哪怕研制出火器,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无论是苏牧,还是工坊,亦或是火器,只不过是他钓鱼的饵料罢了!

    圣公军之中,真正看重人心与信仰的力量的,不是高高在上的圣公,而是顶着非议追求火器这样外物的大军师方七佛!

    只是他的这份苦心,又有几人能读懂?

    大战之前的清洗,会极大削弱圣公军的军事力量,甚至将圣公军推到一个岌岌可危的地步。

    但人心却会更加的凝聚,战意和斗志会从所未有的聚集起来,这才是他们面对朝廷平叛之时,真正的胜机!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我在NBA当大佬 乌龙魔君 逆宋 他年君归 琴帝 绝世剑仙幕后签到三千年 拯救武侠美眉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大道谁属 罪恶心理 斗罗大陆之冰星神帝 梦思卿 偷心阁主甩不掉 永恒神荒 摄政王府小作妖 星王朝 我创造了仙秦 炼古仙帝传 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权后 有事先找靳先生 星球大战:白银誓约 疯狂的手游 江城风月夜 从零开始 猿说 烟尘寂 异世邪君 新书 暗杀都市之黑狗 英雄联盟之天秀中单 我靠谨慎修仙 我靠科技种田兴家 山海封神传 郡主有毒 元灵法则 幻柳 妖娆召唤师 陌上尘飞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TF之萌学园穿梭奇迹 长嫡 至隐圣仙 英雄联盟之超神之路 锦冠天下 我真不是关系户 嫁给死对头后我HE了 万道成神 横推山河九万里 无限版帝国时代 玄幻:我,被杀就变强! 法学院的新生 修真之瞒天过海 我要做球王 相思长恨歌 剑道独神 闪婚老公的秘密 月半入云 剑道独神 网游之孽天败家子 取缔者 我真的是正派 重生之受宠世子妃 游戏宗师 万妖诛天当邪神 校花的神医保镖 绝世剑魔 真爱与苦难 冠盖满京华 玩家超正义 法学院的新生 佛灯与剑 侯府后院是非多 陈道友,请你离我远一点行不行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农家福女要修仙 穿越之我在唐朝捡男人 苍玄纪 冷面督主请低调 三国之我是曹昂 娱乐第一天王 八字命师 深穴 洛国赋 策江山:嫡若惊鸿 西游之盖世大妖系统 重生之龙套姐姐的逆袭 万界系统 断翅 从冷宫公主苟成武道至尊 都市重生之修仙系统 主角开始抱团啦 我在古代当大侠 女尊之男神的自我修养 神魔书 领主之兵伐天下 大秦之万古帝王 娇俏小魔医 纬度37度 超神无敌 金陵春 在百慕大的尽头 我有一座恐怖美食屋 腹黑王爷的小毒妃 枭者 宋仙 红颜折 猫大人驾到 摄心记 永生诀 剑来 镐京出猎 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 战神狼婿 盛世安景 中式陪读 剑道通神 大明镇海王 蚁的世界 龙啸大明 宿主别作妖:反派女王拽上天 去他的火影梦 总裁的秘密恋人 吞噬星空 全职艺术家 超级黄金手 热血之青春无悔 逆剑狂神 等我有钱以后 女爵爷驯夫记 我把异界变成了游戏 大宋 箭魔 半城之黑白 美利坚财富人生 宋韵梅花 梦里应知身是客 山海碑歌 梦里应知身是客 给力娇妻:总裁乖乖回家 冥境之锋 唐砖 万界仙王 魔王不必被打倒 宋时雪 佛系医妃有空间 棋圣的工作 大周仙吏 梦剪三秋 三国之弃子 红色官途 全球灾变我为人族守护神 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 首富契约 海贼之苟到大将 我真的是渣男啊 三国之我的手下都是玩家 三国:超级结交系统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峡谷正能量 重生之工业兴国 阴阳至道 她之城传 网游之纵横天下 妻子的秘密 腹黑王爷的小毒妃 寒漪回忆录 北宋小厨师 御鬼者传奇 娱乐第一天王 这个学渣不简单 病娇王爷强行和我组CP 逆命志 离婚后被前夫官宣了 奇门仙道 宋仙 云之彼端的少年 重生之镇天神话 末世之狼 消魂引 极尽殇痕 大唐:人在朝廷,朝九晚五 思魂恋魄 虎啸断云 少年风水师 魂裔猎魂者 末世危城 醉玖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我的剑术可能超神 酒剑四方 开学第一天,我拒绝了校花表白 王子传说 陆医生我心疼 我的二十四诸天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浅塘 神话三国领主 铁血强国 无限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