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ujiang.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情结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严冬已过,一声春雷震醒了沉睡的人间,绵绵的春雨如同天上的仙露,修补和滋润着大地,人间处处散发着勃勃的生机。

    黑烟巷口,一名撑着油纸伞的年轻人,带着一个女子,慢悠悠行走于雨中。

    年轻人长身而立,颇具书生儒雅,又有武士的英气,女子面色冰冷,身材却极其高挑,尤其一双修长的大腿,更使得整个人婷婷而立。

    这女子乃典型的北地胭脂,没有了扬州瘦马那种娇小玲珑楚楚可怜,却透着一股难以驯服的野性。

    年轻人慢慢走到巷口处的老槐树下,然hòu当着女子的面,做了一件极其不雅之事。

    他敛起前裾,一道温热的水柱便浇在了树根上。

    女子眉头微皱,咬着下唇,却没有转头,反正她也看不见,而且她也知道,这个男子哪怕再让人憎恶,也不太可能做出这等伤风败俗之事。

    她太熟悉这个男人,他从来都不会无的放矢,为达目的却又经常做出让人无法想xiàng的事情来。

    直到她听到周遭店铺和民居的人纷纷咒骂,而后关上门窗,又或有浪荡之徒,兀自吹着淫*邪的呼哨,她才有些明白男子的意图。

    烟雨朦胧,一双璧人撑着油纸伞,安静地漫步,如此唯美的画面,虽然女子看不见,却能够在心里想xiàng出来,心神一荡之时,又被男子的一泡尿给彻底破坏了。

    是的,男子便是苏牧,而女子自然是雅绾儿。

    自从那天脱离了驸马府游玩的队伍之后,苏牧便带着雅绾儿在城中兜兜转转,中途也是奇计百出,摆脱了一波又一波的追踪。

    雅绾儿已经习惯了苏牧偶尔让人惊掉下巴的出格举动,但像今日这般,还是第一次。

    她体内的奇毒还没有解除,苏牧每日只喂她一次解药,延缓毒素的发作,使得她手脚无力,根本没办法逃脱。

    她不知道苏牧会将她带到哪里,但这几天的相处,两人食则同桌,寝则同室,却也秋毫无犯,她根本就不需要担心苏牧会对她有所不轨。

    只是她讨厌这样的生活,她已经被这双看不见世界的眼睛,禁锢了二十年,她痛恨自己的命运掌控在别人的手中,特别是掌控在苏牧这个讨厌鬼的手中。

    她知道苏牧一直在寻找些什么,却又不知道他具体想要寻找些什么,他们之间也没有太多的交流,三天来统共说了十句话不到。

    撇了一泡尿之后,苏牧仿佛整个身子都轻了好几斤,暗自扫视了周遭一圈,而后继续往前走去。

    雅绾儿想要开口骂人,但又不愿打破这三天来维持着的这份沉默,一直走到了溪边的拱桥上,苏牧才停了下来。

    他微微转身,认真的看着雅绾儿,后者虽然看不见苏牧,却如同感受到他极具侵犯性的目光一般,双手紧紧握住了油纸伞的柄,紧贴在胸口上,以致于伞柄深陷到两团柔软之间,勾勒出勾魂摄魄的惊人弧度。

    “你可以走了。”

    苏牧的声音其实算温柔悦耳,但雅绾儿却全身一僵,不知是忧伤,还是愤怒,亦或是惊慌。

    他们在一起经lì了许多,在冰窖里甚至还那样…那样度过了一整夜,而后又一同躲藏在驸马府中,一同在烟雨中逛遍了整座杭州城,此刻他却轻飘飘一句,便结束了两人的旅途!

    没有解释,没有道歉,没有话别,雅绾儿是他的俘虏,眼下却一点都不想离开,因为她太恨这个讨厌鬼,以致于想要跟着他,等着看到老天收他的那一天。

    她知道,如果有必要,苏牧杀起人来,绝对眼睛都不眨一下,她是方七佛的义女,哪怕不杀她,留着她,也会拥有极大的利用价值和筹码。

    以苏牧这种势利小人的心性,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过自己的,可他为何要让她走?

    雅绾儿的心思飞速流转,却乱糟糟如同一团解不开的麻,她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憎恨多一些,还是惊慌多一些,不知道自己心中为何会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忧伤。

    “解药呢?”她没想到自己开口是这一句,这一句从来都不在她的计划之内,哪怕臭骂痛打,或者冷嘲热讽,亦或是…亦或是问她心里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

    可她最终开口,还是这一句,因为她知道,如果他有心要放自己走,那么自己便真的可以放心的走,至于以后是否能够再相遇,相遇之后又是什么样的情景,天知道呢。

    苏牧微微一笑:“不需要了。”

    这一刻,无论是惊慌,还是忧伤,都已经在雅绾儿的心头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愤怒!

    “你就是个胆小鬼!”平素里冷若冰霜的雅绾儿,第一次如此女儿态的骂一个男人,眼眶竟然有些水雾,不知是否烟雨太重,让她的心有些难以承shòu。

    苏牧没有任何的表示,雅绾儿气鼓鼓地便转过身去,刚刚要走,肩头却被温热的手掌按住了。

    如果是以前的她,按住她肩头的那只手掌,此刻已经落地了,可这一次没有。

    苏牧松开手,走到她的面前,缓缓弯下腰来,油纸伞便随意地夹在脖颈上,而后低头,在她的裙摆上,打了个结。

    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自然,仿佛在这一刻,他们并不是生死仇敌,而是真正在烟雨中赏游的一对男女。

    他缓缓站起来,朝雅绾儿笑,虽然她看不到。

    “保重呵。”

    说完这句,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撑起伞,率先走下了桥,向东。

    她身子轻颤,静静立在雨中,油纸伞偏了,打湿了她的眼睛,打湿了她的脸。

    她呆呆地走下桥,往西,她踩过每一个积水的水洼,虽然裙摆被打了结,但还是很快被溅湿。

    “有甚么用…有甚么用!”她喃喃自语着,油纸伞已经正回来,遮挡住了雨,她的脸上却仍jiù撒落点点玉珠。

    苏牧在她的裙摆上打了个结,也给他们之间,打了一个结。

    她愤怒,于是一掌拍在了路边的桃树上,树皮翻飞,上miàn留下一个新鲜的掌印,她的手顿时鲜血淋漓。

    是的,她根本就不需要解药,或者说,她需要的,并不是体内奇毒的解药。

    体内的奇毒,其实早就解了,她中了另一种奇毒,在心里,不知道此生还能不能解开,可恨的是,苏牧还打上了一个结!

    她失魂落魄的继续走,身后的桃,有一枝,在极其错误的时间,开着一朵成熟而孤单的粉色花,在烟雨中摇摆,不知道最后能否结出果实来。

    苏牧没有回头,他也不知道雅绾儿在做什么,在想什么,他只知道,有她在身边,或许是应付方七佛,最好最重要的筹码,但他再也不想把她当成筹码,因为这些天,他已经足够了解这个天盲女,他不忍再给她添加哪怕一丝丝的伤害。

    从拱桥下来,他很快又在一座小民居的墙角,发现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印记,就像在槐树根上发现的一样。

    他迟疑了一下,而后走入那条逼仄的雨巷。

    有三五人披蓑衣戴斗笠,拖刀而来,双眸如狼眉如鹰,显然是苏牧这些天如何都摆脱不了的死士!

    没有了雅绾儿在身边,他们不在忌惮苏牧,不需要再投鼠忌器,作为大军师身边的死士,他们自认为足够了解苏牧。

    微微闭上双眸,苏牧收了油纸伞,而后用力将油纸伞往前投掷了出去,很高,很远。

    “踏踏踏!”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他穿梭于细雨之中,从背后摸出长短双刃,如同一条黑豹,从那五名死士的间隙之中穿过,真真是见缝插针!

    “叮!”

    “嗤啦!”

    “噗嗤!”

    刀剑相击的刺耳金铁之声,在雨水中无法起眼的火星子,锋刃划破皮肉之时,肌肤的嘶叫,短刃捅入心口胸腹的闷响,在雨中交织一曲血腥又唯美的悲歌。

    有人挡住了长刀,却被短刃刺破了心脏,有人挡住了短刃,却又被长刀割了脑袋,有人把长刀和短刃都挡了下来,却在与苏牧擦肩而过之时,被他口中叼着的匕首,划破了喉咙!

    鲜血混着雨水,在青石露面上流淌,渗入砖缝之中,不知雨停了,能否长出一寸小草儿来。

    苏牧穿越这五名死士,头顶上的油纸伞才刚刚落下,他不缓不急地在最后一具仍jiù抽搐着的尸首上,将长刀短刃和匕首都擦拭干净,双手变换姿势,唰唰唰将三柄刀都藏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油纸伞才落入到他的手中。

    “咯吱…咯吱…”

    他掸了掸身上的水渍,慢慢撑开油纸伞,纸伞的竹骨发出咯吱声,比刚才的声音,悦耳千万倍。

    有句诗怎么说来着?

    杀人红尘中,脱身白刃里?

    嗯,应该是这句了。

    苏牧扭头,穿越一地的尸体,遥遥望了一眼。

    “可惜了啊…”

    “是啊…”他听到熟悉的女声,下意识应了一句,突然发现自己失言了,转过身来,嘿嘿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驱散了烟雨,一如绽放在阳光下的一朵菊。

    陆青花看着眼前笑着的男人,感到幸福,又有些心疼他。

    苏牧看着陆青花,笑着伸出手来,后者解下斗笠,与苏牧的手紧紧相握,钻入了苏牧的伞下,偎依在他温热的身上。

    这才走了两步,苏牧似乎想起什么来,朝后面大声道:“喂,我没有手啦!”苏牧就两只手,一只要撑伞,一只牵着陆青花,仿佛再也容不下这世间任何事物。

    雨幕之中,一身黑衣的美人从屋顶上跳下来,迈着一双大长腿,同样钻入了苏牧的伞盖之下。

    “我有哦。”

    嘻嘻笑着,杨红莲挽住了苏牧的臂弯,朝陆青花促狭地挤了挤眼睛,后者掩嘴痴痴笑。

    “喂,你别装大尾巴狼了,我看那妞儿迟早要进到你碗里。”杨红莲毫不留情面地揶揄道。

    苏牧哭笑不得,陆青花却洒脱地接话道:“也不错哦,这样就有人叫我姐姐了。”

    她瞥了杨红莲一眼,显然对称呼杨红莲为姐姐多有抱怨,后者倒是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挺起了胸脯。

    陆青花的气焰顿时萎靡了下来,谁让自己是包子妞呢?别人…别人可是柚子…

    苏牧再也忍不住,将油纸伞一丢,双手展开,左右搂住二人的蜂腰,压抑着狂跳的心,道:“我想住店!”

    “现在还是白天…”二女如此应道…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昆仑有王 魂曜星尘 无限之轮回轨迹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万界之无敌反派 大明孤忠李定国 洪荒历 掌权者 观云记 穿越之再见不如不见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除妖 北宋假圣人 十里红妆为谁扮 源来真爱在身边 史上第一祖师爷 月华庭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初心不负两生债 全球文明:开局自创西游世界 隐婚老公请指教 卡尔戏三国 魔能星海 叶辰萧初然 热血之青春无悔 愿与卿老卿可知晓 神启者说 重生八零驭夫有道 绝天仙主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边谋爱边侦探 小楼传说 魔渊狱蛇 捡到一只始皇帝 平凡不平凡的世界 宦海风云记 即鹿 爱情没有那么甜 危险关系:一生所爱 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穿成赘婿文里的极品恶婆婆 全球丧尸:唯独我有避难所 我有好多复活币 花开锦绣 魂帝武神 霍格沃兹之我的老婆叫卢娜 修真聊天群 俊男坊 凤征天下 花都极品主宰 大马士革断喉剑 蜀山大掌教 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 烽火华夏 女神的贴身医王 韶华缘梦录 听说世子暗恋我 修仙狂徒 一品御厨 冲吖~墨鱼丸 极道武学修改器 长命酒师 天元道祖 我家王爷又又又撒娇了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争霸天下 大奉打更人 甜心宠之墨冷曦暖 星辰变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婚深蚀骨:顾少娇妻如魅 末世 我身上有外挂 综漫之无尽逃杀 全球游戏:开局百亿灵能币 大荒河图 至尊狱少 和亲太子妃的千层马甲 都市神级学生 全球降临:百倍增幅 穿越时空之修仙记 穿越了的学霸 权臣 朕真没想败国啊 状元郎的一品种田妻 吴少的娇妻不好宠 第一战神 末世之开局运气爆棚 手术直播间 七域命神 崇祯大帝国 大清隐龙 炮灰千金强势回归 中国足球黄金一代 诡缠人 中世纪崛起 有一天世界终将改变 仙古神迹 青山下 网游之神级村长 谁把谁当真 龙之门 新宅佳梦 锦衣夜行 觅仙道 鬼医狂妃毒步天下 倾城公主之劫 长宁帝军 承婚 长夜余火 皇帝保重 电影世界成神记 都市之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问镜 轻狂帝凰:邪皇别挡道 回地球当个普通人 我练武就能横推世界 沦为偏执狂大佬的掌中物 斗破之我的万界门 我在星球种爸爸 非良人 谁的空间 这里有妖怪 交锋 天狱边缘 传奇药农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武矣定传奇 好人日记 夫人她持崽上岗秀翻全场 虎王求生崽 冠冕唐皇 红颜折 一碗挂面 春暖入侯门 联盟之电竞莫扎特 狼心神女 悟道仙机 仙韵传 紫血圣皇 大宋有种 全民剑圣 一剑殇红尘 魔王不必被打倒 剑行九天 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搜 我的上单是真的菜 我要你 冰火地仙 圣御星魂 冰火魔厨 他来自深渊,引我入地狱 第十年之终于等到你 永夜之帝国双璧 穿成小寡妇后我乘风破浪 仙君我要报恩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坑爹联萌 守护甜心之杨柳依依 真爱与苦难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 登仙梯记 三生三世碧海生天 轮回剑典 网游:这个剑士有亿点猛 医妃权倾天下 乞丐王 他从星光中走来 乞丐王 我家道尊是神医 神谕 从木叶开始的万能推演 五神传奇 歌叙经年 巫女的时空旅行 傲娇狂妃重生记 重回2000从芯开始 登云台 乌龙魔君 重生末世之修仙 不放手不还手 不逍遥 我家王爷又又又撒娇了 昆仑有王 谢家皇后 三生三世碧海生天 重生之后我被投喂了 开局成为大唐神童 完美赘婿 黑雾之下 妖影 十方武圣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诡三国 顾探又在凶案现场撒狗粮 春暖入侯门 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宠妻成奴:王爷跪地唱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