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ujiang.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二百三十五章 解签
    陈氏一听便知道老者口中所言是苏牧,又是一番告罪,连忙要去把苏牧给揪出來,雅绾儿却踟蹰着让陈氏和小丫头先走。

    陈氏见得这老者睿智深邃,洞察世事,说不得能够帮助雅绾儿打开心结,便带着小丫头寻苏牧去了。

    雅绾儿看不见,但却总感觉这老者的目光能够看穿自己的内心一般,这是一种极其微妙的直觉,说不清也道不明。

    她不懂扭捏,因为她急需答案,于是她开门见山地问道:“道长,小女子不知是走是留…还望道长指点迷津…”

    她也生怕自己是病急乱投医,万一这老者不过是个装神弄鬼的老道,自己岂非凭空失望一场。

    老者看着雅绾儿,轻轻叹了口气,而后才开口道。

    “心若被囚,何处是天涯。心若放开,处处是天涯。”

    雅绾儿恍然,是啊,心若被困,走到哪里都是囚牢,心若放开,留在哪里又有何区别。

    “敢问道长,如何才能打开心里的囚笼。”

    不管这老道的回答是信口胡诌还是真的有料,雅绾儿得了启示,心里自然是信服的了。

    过得片刻,老道那深沉又温和的嗓音终于再次传來,也不知为何,雅绾儿总觉着这老道的声音让人感觉到莫名的舒适。

    “你扪心自问,那真的是囚笼吗。”

    雅绾儿沉默了许久,而后轻声答道:“是囚笼…”

    老者显然也沒想到会是这样的回答,不过他很快就呵呵一笑,继而安慰道。

    “这人生,无非是从一个囚笼,跳入另一个囚笼,哪个住得舒服一些,开心一些,哪个也就不再是囚笼了。”

    “开心吗…”雅绾儿陷入了沉思之中,她的眉头紧皱着,过得许久才慢慢舒展开來。

    这眉头一舒展,仿佛天色更青了,花树更艳了,空气也变得芬芳起來,虽然她看不见,却真真切切再一次感受到了人世间的美好。

    “呵呵,恭喜姑娘,这签,算解了。”那老者轻轻将雅绾儿手里的签取走,又将一枚铜钱塞进了雅绾儿的手中。

    雅绾儿下意识一抹,那铜钱上不是通宝的字样,而是一个邵字。

    “权当见面礼吧。”老者呵呵一笑。

    “谢谢道长。”雅绾儿惊喜地道谢,然而侧耳聆听,却沒有一丝声音,空气之中也沒留下那老者身上特异的丹青之香气,仿佛那老者从未出现过一般。

    她抚摸着掌中的铜钱,心头终于涌起了面对一切的自信。

    收好铜钱之后,她便循着陈氏的气味,打算去与她们汇合,可才刚走出两步,她便停了下來,因为她嗅闻到了最熟悉不过的气息。

    苏牧走到她的面前,看着这个只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女子,而后轻声道:“你应该已经察觉了,这里再沒别人,如果你想走,我不会留你。”

    雅绾儿闻言,心头不由一颤,原來他带自己上香只不过是借口,他的本意竟然是放自己走。

    她知道自己身份敏感,若苏牧将自己放走,会承受怎样的后果,事实上,她也正是顾虑到这一点,不想让苏牧和陈氏背负放走自己的后果和责任,才不忍离去的。

    可她听到苏牧最后那一句“我不会留你”,心里却又有些气恼,难道不能说“我不会阻拦”,“我不会出手”么,为何一定要用不会留你。

    苏牧当然不知道雅绾儿的心思,也并不知道雅绾儿在听了老者的话之后,其实已经决心要留下來了。

    他只以为雅绾儿信不过自己,便继续开口道。

    “绾儿,实不相瞒,大光明教那边已经传來消息,听说方腊准备反扑杭州了…”

    “杭州已经饱受战乱之苦,百姓再难承受涂炭,无论于公于私,我都会将情报递交上去,在半路截杀圣公军,绝不会放他们进來为祸杭州。”

    “无论他的目的何在,我都欠你义父一条命,更亏欠你一条命,所以你尽管回去,告诉他们,让他们打消了反扑杭州的心思,遣散那些苦命的军士,或者逃亡外海,才是明智之举。”

    听到逃亡海外,雅绾儿心里也不由叹息,事实上义父方七佛早早就在准备后路,最后的方案便是逃到海上去,甚至还选好了一个适合的大岛,早早让人降服了上面的蛮族土著。

    从这一点上再次看出,苏牧跟他的义父,是多么相肖的一类人啊。若苏牧不是朝廷的人,或许他能够成为义父的忘年至交吧。

    义父虽然表面不说,但内心实则清高得很,常有曲高和寡高处不胜寒的孤寂,若非如此,他也不会留着苏牧,最后发现苏牧竟然比自己还要高深,这才决意杀死苏牧。

    苏牧能够想到的,或许义父也能够想得到,可如果自己离开了苏牧和陈氏将承受怎样的责罚,她是不敢去想象的。

    想起陈氏对自己的关怀,想起自己与苏牧所经历的一切,想起苏牧不惜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也要将自己放走,她终于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我不走…也一样可以把情报送出去的…”

    “你不走。。。。”苏牧就像听错了一般,不过惊喜很快就被打消了。

    “你不走,他们迟早会杀了你的…”

    雅绾儿冷笑一声,微微歪着头,朝苏牧问道:“你会让他们杀我吗。”

    “会…”

    雅绾儿面色一凝,柳眉倒竖,撸了撸袖子。

    “好吧,不会…”

    雅绾儿面色稍霁,竟然少有地朝苏牧笑了笑:“你个狡诈的狗贼在我圣公军当细作,让我们吃了好大的苦头,如今也轮到我当一回细作了。”

    苏牧彻底无语,差点一头摔地上:“这天底下哪有这般正大光明的细作…就你这样的细作,能骗得过谁。”

    雅绾儿收敛了笑容,竟然羞涩地低下头來:“骗得过你这狗贼就成。”

    “为何。”苏牧不解道。

    “因为你骗得过整个天下的人,只要骗得过你,不就等于骗过了天下人吗。”

    苏牧闻言,彻底哭笑不得了:“你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你要帮我把密信递出去…”

    “我是大焱的人啊,为什么要帮你送信,嫌我被骂叛徒还不够吗。”

    “你不帮我送信,圣公和义父就会挥师攻打杭州,无论是输是赢,都会死很多人的…你也不想看到再有人死吧。”

    “确实不想…”

    “那你是要帮我送信咯。”

    苏牧:“……”

    听得苏牧久久不说话,雅绾儿也严肃起來:“狗贼,你干嘛不说话,你不送我自己送就好了,不过你要给我打掩护,起码像今天这样,沒人在旁边看着才行…”

    她还以为苏牧在为送信这件事纠结呢…

    “绾儿…大光明教…迟早会杀方腊的…”

    雅绾儿的心情顿时晦暗了下來,是啊,说到底,她和苏牧都是敌人,想想自己刚才的言行举止,雅绾儿突然觉着,自己怎么就这么贱。

    这个男人是支持大光明教的,他是朝廷的狗贼,且不论方腊篡教有错在先,大光明教只要一有机会,就会杀死圣公方腊,甚至连她义父都不会放过的。

    如果圣公不听义父的计划,不会逃亡海外,而是决意反扑杭州,自己又该如何自处。

    苏牧难得与雅绾儿改善了关系,难得她在自己面前流露出少女的温情,自己却哪壶不开提哪壶,真想赏自己几个大耳刮子,可这事迟早要面对,长痛不如短痛,现在不说,以后就更加纠结了。

    雅绾儿深埋着头,似乎在进行着剧烈的内心斗争,苏牧真心感到懊悔,这种难題,又怎能抛给一个女孩子,何况还是一个饱受孤苦的女孩子。

    或许是感受到了苏牧的情绪变化,雅绾儿微微抬起头來,取出那枚铜钱來,朝苏牧说道。

    “我去问问他,一定会有答案的。”

    她也沒想到,这枚铜钱还沒捂热,就要用掉了。

    苏牧扫了一眼,目光定在了那枚铜钱之上,他已经将整座道观都找遍了,竟然还是一无所获,雅绾儿这么就有了铜钱。。。。

    这是不是意味着那人躲着自己。可如果是这样,为何又要让雅绾儿遇着。

    雅绾儿都遇到着了,那么陈氏他们自然也就见着了,他对这些人沒有回避,又岂会躲着自己。

    想到这里,苏牧便从雅绾儿的手中取过那枚铜钱,摸了摸她的头,笑着道:“还是我去问吧,你太笨,怕你被骗,这种事,还是男人出马比较好。”

    这是雅绾儿第一次沒有拒绝苏牧,沒有拍开他的手,而是任由他抚摸自己的头,羞红了脸,有些恼怒又有些不舍地扭头就走:“我…我去找大娘。”

    她或许并沒有发现自己有些同手同脚,平日里惊世骇俗的听觉嗅觉也会失灵,差点撞到了焚香的大鼎之上,下台阶的时候也差点摔了个狗啃泥,简直狼狈到了极点。

    苏牧看着这个有些笨拙的美人儿,心里满是甜蜜,能让聪明冷漠的女人变成脑残的,世间也就只有这一样东西了。

    他掂了掂手里的铜钱,慢慢在原地盘膝坐下。

    那人既然不让自己找到,那么便只能等他來找自己了,希望这枚铜钱还算有效吧。

    陈氏与小丫头绕了一圈,沒找着苏牧,正疑惑着呢,回來的路上却遇到了雅绾儿。

    但见雅绾儿抱着膝盖,坐在一处台阶上,深埋着头,背部起伏不定,竟在黯然落泪。

    陈氏连忙走过去,抱着雅绾儿,愤愤地骂道:“是不是那该死的小子对你做浑事了。”

    雅绾儿抬起头來,笑着对陈氏说:“沒呢大娘,我高兴的…”

    是啊,她确实是高兴,因为她终于走出了自己心里的牢笼,直面苏牧这只粉色的魔,并品尝到了甘美的滋味。

    但这种滋味,并不会持续太久,因为她还是要离开的。

    她从來都不是笨蛋,在苏牧和陈氏在场的情况下,她自然不会离开,可回去之后呢。

    只要她找到机会离开,罪责自然就不会落在苏牧和陈氏的头上。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生无数,真的是这样吗。

    显然不是。

    她跳出了苏牧这个牢笼,便要跳进方七佛和方腊这个牢笼。

    只有彻底解决了这件事情,她和苏牧才有可能像刚才那般,无拘无束的相处。

    ...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网游之萌植暴医 箭魔 病娇王爷强行和我组CP 古神养育者 重生大周女皇 大道谁属 晋南春 黎明又相见 三国之 尸命 谪仙乱舞 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 重生之我是富二代 从火影开始加点 天下第九 黄金瞳 异界之重甲暴力贼 圣御星魂 苍华若梦浮生若歌 夏有伊人 天骄战纪 六界守护使之凌云志 东京渣男不需要恋爱 诸天尽头 史蒂夫求生记 拈花一笑琉璃煞 闻鱼 Mr学神他真香了 道门法则 超人气修真 重生1988之首富人生 此间星辰 执剑问青天 奇门仙道 我真的是医修 一剑朝天 开局奖励一亿条命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穿越之庶女当妖娆 修罗狂少 神秀之主 洪荒大天尊 龙翔杏林 护花狂龙 三国之席卷天下 废材修仙锦鲤多 圣御星魂 山海八荒录 大荒神记 五行妖传奇 拐个掌门去修仙 重生娇妻:厉少宠上瘾 棋圣的工作 大唐顺宗(唐朝吴老二) 网游之萌植暴医 凤凰涅槃之嫡女重生记 和死神的恋爱日常 登云台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无限沉沦 绝世剑仙幕后签到三千年 逍遥小太监 江城风月夜 将门娇:将军大人有点糙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 极品家丁 重生之 我在古代当大侠 开局一座玉门关 武侠世界穿穿穿 盛世魔妃之凤临天下 重生傲世神君 我在雨中等你的季节 大唐:八岁大将军 哎哟喂!星宿派 林宛你属于我 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 修仙五千年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雪中悍刀行 渡劫之王 鬼医狂妃毒步天下 我在东京唱演歌 我是咸鱼和我很强有冲突吗? 妖女哪里逃 战绝新时代 朝思归 镐京出猎 末日为王 不死的我只好假扮血族 吾妻非人哉 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天鹰传奇 我见道长多妩媚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九劫长生记 捉妖小道士的寻药之路 江湖有信 从斗罗开始打卡 半夏墨染 袁太子 收个逆徒是男主 戏精大小姐又翻车了 仙天武魂 和亲太子妃的千层马甲 重生八零:娇妻有点辣 花都强少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嫁给爱情 极限保卫 如墨如你 孙悟空转世之佛祖泪 美女世界 庶女重生会算卦 扶摇而歌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草莓味月亮 逍遥兵王 我家道尊是神医 王者荣耀之三境 赘婿 战恋芳华:无双 全球数值化 洪荒之太清问道 剑道第一仙 三生桃花簪 当医生开了外挂 江辰唐楚楚 我在动漫世界苟到成神 白骨大圣 四界柳楚传 剑宗旁门 我有一颗能够许愿的流星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魂曜星尘 宠女肖瑶 月凉半伤 全职高手 祭献寿元能变强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还看今朝 复婚老公请走开 东北地仙 盛世谋春秋 剑卒过河 你是我患得患失的梦 战绝新时代 秋水录 蚁的世界 绝色炼丹师废柴七小姐 英雄联盟之逆袭王者 网游之踏浪征途 恒神传 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 成亲后王爷人设崩了 我想当巨星 权后 大数据世界 从大体老师开始的亡灵机甲传说 白云配 虎王求生崽 人生莫过苟且 天地生吾有意无 危险关系:一生所爱 蚁贼 成神从被全宇宙狩猎开始 异世大符神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权宠新娘蜜如甜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多情只有离庭月 绝对暴力 诛天龙皇 这个二郎神很危险 天下百工 你赐我一生荆棘 大清隐龙 重生后成了邪王的掌心宠 九零团宠A爆了 女神的天才保镖 朔方的风江南的雨 娇俏小魔医 男主拯救计划 江山易老红颜旧 剑开天门 逆袭之超少年密码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冒险者乐园I 剑卒过河 我真没想出名啊 星辰变 九天元帝 苍虎 猫大人驾到 GMAI人形少女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重生一九八四 第十年之终于等到你 西游:我唐僧绝不西天取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