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ujiang.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三百七十四章 苏绣衣的戏码
    郭正文终于发现自己到底还是小瞧了赵家这几个小子,出身皇族的人果真不会简单到哪里去。

    不过他是官场里打滚的老油子,又岂能善罢甘休,灵光一闪,便开口冷哼道。

    “赵提点果然想得周到,不过郭某乃一方镇守,若说提点大人要选百姓耆宿做代表,还有谁比老夫更合适。”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郭正文此言一出,赵宗昊也是无话可说,不由将目光投向了苏牧。

    直到目前为止,他都不知道苏牧船上有些什么东西,事到如今,苏牧船上有些什么可疑的东西,已经不再是重点,重点已经转移到了市舶司与转运使司的权力争夺之上。

    但双方都不可否认,最终的关键还是要落到苏牧的身上,若果真搜出什么违禁品來,赵宗昊可是要吃大亏了的。

    对于赵宗昊的信任,苏牧心里也是感激得紧,这其中未尝沒有兄长苏瑜的成分在里头,赵宗昊欣赏苏瑜的能力和品格,对苏牧又是敬重有加,风头上又决不能输给郭正文,给他的选择已经不多了。

    事到如今,苏牧只有轻叹一声,朝郭正文说道:“既然大人坚持,草民也不敢违抗,只是苏某还想问一句”

    见得苏牧服软,赵宗昊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对于他來说,只要苏牧死撑到底,将船交给市舶司看管,使个拖字诀,借口夜间不便,明日再行搜查,这一夜过去,该收拾就收拾,明日就能够将危机给解除了。

    这也是他决定帮助苏牧的底气,可一向被誉为神机妙算的苏牧,怎地就出了昏招啊。

    郭正文也是心头欢喜,双眸灼灼地问道:“不知你想问什么,”

    赵宗昊几个连同郭正文和蔡旻也都很是好奇,不知苏牧要问些什么,然而听得苏牧一句话,郭正文差点沒气得一口老血给喷出來。

    “郭大人果真要上船么,我还是建议你再考虑考虑的好”

    这句话可就让人气愤了,你苏牧是什么东西,我堂堂转运使,一方大员,你还敢威胁我。

    郭正文脸色铁青,甩袖率先走向第一艘船,苏牧朝赵宗昊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若非这么一激,又岂能让郭正文失去理智的判断,真要选个老百姓代表上船去,问題可就更加大条了。

    正是因为他要使出杀手锏,而这杀手锏又决不可让人知晓,这才骗得郭正文这老鬼上船去。

    安茹亲王得了苏牧的授意,便让开一条道來,苏牧领着赵宗昊和郭正文,在万众瞩目之下,上得船去。

    到了船上之后,苏牧并未领着两人到船舱去,因为他自然不是蠢物,他來到了客舱,点起了油灯,这才转过身來,让安茹亲王在外头把舱门拉了起來。

    “你搞什么名堂,还不带本官查验船舱。”郭正文到底是个文官,手无缚鸡之力,见得苏牧脸上两道金印,想起关于苏牧的一些小道传闻,心里就有些不安起來。

    人说匹夫之怒,血溅五步,若苏牧真发起狂來,大不了一逃了之,他郭大转运使,堂堂封疆大吏的小命可就沒了。

    然而苏牧却只是淡淡一笑,从怀中取出一个防潮油纸包來,打开之后,将一份文书和一块牌子,轻轻放在了桌上。

    “二位大人可认得此物,”

    见得苏牧如此神秘,赵宗昊早已心痒难耐,当即往前一步,只看了那牌子一眼,心里边咯噔吓了一跳。

    但见那牌子虽然是木质,但表面却镶嵌金皮,大焱律法有严令,民间流通制钱铜钱,西蜀和两广甚至湖南可用银票,严禁流通金银。

    虽然使用银子已经成为了民间的风习,官府想禁也禁不住,但却沒人敢用金子,因为金色和明黄绯红之色,可不是随便就能用的,那是皇家才能使用的颜色。

    那木牌上短短两行十七个字,赵宗昊只扫了一眼,脑子里只剩下四个字在不断回荡混响:“绣衣暗察。”

    他双手颤抖着翻开那文书,里面竟然是关防和勘合,上面可都有官家的用玺。

    这玉玺可不是随便能够动用的,即便是官家也不能大小事随便戳个玉玺的章子,平常朝政公务最多也就用印,非国家大典宰辅重臣任命和用兵大事,是极少用到玉玺的。

    巴掌大的一个玉玺,却是货真价实,无人敢仿冒,也仿冒不出來的。

    即便是郭正文和他赵宗昊这样的大员,平日里也不敢将关防和勘合带在身上,不是怕丢失,而是沒有这个资格,只能镇在衙门里头,用的时候还不能独自一人,必须要有监察在旁,才能够动用勘合和关防。

    而能够带着这两样东西随便走的,除了出征的大将,比如平叛方腊之时的童贯童宣帅,也就只有少数几个传说一般的人物能够拥有这样的特权了。

    放眼整个大焱朝廷,只流传着各种传说,却从未露出真身的绣衣暗察,便是拥有这等特权的其中之一。

    苏牧是绣衣暗察。

    郭正文刚刚看清楚这两样事物,还未來得及吃惊,赵宗昊已经附身行大礼。

    “官家万寿。”

    这金牌与关防等同于圣旨,见了虽然不需要下跪,但见之如面圣,大礼是免不了的。

    郭正文脑子一片空白,无论如何他都想象不到,脸上被刺了下贱之极金印,只会在民间吟诗作赋,在沿海地区勾勾搭搭的苏牧,竟然会是传说中凤毛麟角一般的绣衣暗察。

    苏牧眸光陡然一厉,低声沉喝道:“郭大人见印玺如何不跪,难道忘记了人臣之道,想要犯大不敬之罪耶。”

    彼时汉室民族经历过五代十国的动乱,太祖建立大统一,汉人高傲犹在,跪天跪地跪父母,非重大典礼,是不需要跪拜皇帝的,而后经过了近百年的教化,士大夫阶级彻底占据了朝堂的掌控权,文官的地位史无前例的高,更不兴跪拜之礼,电视上动不动就下跪,那是后來元蒙和满清的狗屁礼节,汉人从來就不兴这一套的。

    可郭正文心里震惊到了极点,被苏牧如此一喝,竟然双膝一软,噗通就跪了下去。

    苏牧轻轻将赵宗昊扶了起來,却故意吊着郭正文,后者慌忙醒悟过來,然而为时已晚,因为苏牧沒有开口说话之前,他是不能起來的,起來就是不敬。

    “郭大人,我皇城司正在暗中搜寻方腊余孽的紧要机密,事有从权,不便透露,我只能说,这船上都是机密,郭大人不信,尽可派人來搜便是。”

    苏牧也不与他解释这么多,那郭正文抬起头來,怒视着苏牧,然而却发现苏牧居高临下,自己越发显得羞耻,连忙又低下头去,却又发现更加羞辱,只好平视前方,却又对着苏牧的裤裆,一时间是无地自容,羞辱到了极点。

    “绣衣大人办差,郭某自然不敢阻挠”如此说着,他便趁势将膝盖抬起來,故作体力不支,就瘫坐在了地上。

    为了保护自己的面子,这位转运使大人也算是费劲了心机,豁出一张老脸不要了。

    谁能想到堂堂一路转运使,位高权重的一方牧守,竟然会遭受如此的羞辱。

    当然了,谁都沒想到,整个大焱屈指可数的几个绣衣暗察,就被他撞见了一个,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赵宗昊见得郭正文垂头丧气如丧家之犬,心里别提多解气,反倒是苏牧也不在面子上计较,将郭正文扶起來,有些阴险地笑道。

    “我皇城司在江宁驻扎多年,对郭大人的政绩也是有目共睹,官家乃千古圣君,自然也会看到郭大人的劳苦,苏某对郭大人的尽忠职守也是钦佩的。”

    听到苏牧如此一说,郭正文心里也是咬牙切齿,这分明就是在暗示,他能够通过皇城司,向官家进言,也就是说,自己在官家耳中的形象,可就捏在皇城司,或者说苏牧的手里了。

    他在朝堂上打拼多年,甚至流言蜚语的可怕,一些宦官或者天子近侍嚼舌根子,很多时候非但不能让官家听取,反而会被冠与干政之罪,打入大牢。

    可这些流言进到官家耳中,他就会产生质疑,不再放心地将差事交付给你,或许沒有什么大灾大难,可想要再往上走,可就难于登天了。

    “圣恩浩荡,郭某感铭肺腑,定当鞠躬尽瘁,不负官家所望。”

    他本是场面上的表忠心,可谁知苏牧却呵呵一笑,握住郭正文的手道:“我就知道郭大人是个忠君体国的父母官,苏某出海一行,乃是皇城司的差事,官家又授予苏某便宜行事之权,眼下正有一事需要郭大人倾力襄助,相信郭大人不会坐视不管吧,”

    即便苏牧胆子再大,也不敢欺君罔上,再者,绣衣暗察本來就有便宜行事的职权,郭正文只能打落牙齿吞落肚,哪里敢虚以委蛇,连忙应承道:“苏绣衣但有所托,郭某尽力便是”

    苏牧哈哈大笑,握着郭正文的手,便如同见到了雪中送炭的同志一般,满口赞道:“郭大人果真是顾全大局,风骨让人佩服啊。”

    一提到风骨二字,郭正文条件反射一般想起刚才的下跪,老脸又是憋得通红,苏牧也不再撩拨他,正色道。

    “实不相瞒,这三艘船里都是极其重要的方腊余孽,皇城司需要赶紧护送回京,向高慕侠大公事复命,奈何山高水远,苏某能力有限,贵漕司掌控水路交通,本事通天,我想让郭大人派些人手,帮着护送回京,他日奏报官家,郭大人这份功劳想來是少不了的”

    赵宗昊在旁一听,忍不住内心就窃笑起來,这苏牧也是太损了,非但不让搜查,竟然还让郭正文帮着护送,这简直太太让人解气了。

    事实上苏牧此时说什么都沒有太大的意义,从自己的身份揭示之后,郭正文便明白自己提到了铁板,别说护送了,就是让他驮着这些方腊余孽上京,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敢问苏绣衣,需要多少人手來护送,”

    “不多不多,三五个营团的人就足够了,若漕司有闲余,加派几条大船照应着就再好不过了”

    “三五个营团,敢问这些方腊余孽有多少,”郭正文脸皮抽搐,差点沒吐血,三五个营团可就是四五百人了,还要加派船只,一路护送上京,亏出老血了都。

    “哦,也就一百多人这样”

    郭正文:“”

    三个人,三条船,押着一百多方腊余孽,用苏牧的话來说,是极其要紧的余孽,苏牧怎么当上绣衣暗察的,郭正文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他可以确定一件事,这货出海,铁定是求魔去了,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超级灌篮系统 星河寂灭 我有一座恐怖美食屋 重生之素手乾坤 从夺舍失败开始的穿越生活 诸天福运 老婆,别来无恙 绝色炼丹师废柴七小姐 高冷霸总老想哄我结婚 我的世界——复仇之路 亚洲舞王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守护甜心之杨柳依依 摄政王的驭兽狂妃 国潮1980 秦缘记 连环妙计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夜虎 一叶之缘 天生韩信 城里人酒馆 我的眼睛通晓忍界 日娱字事 逢春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头狼 炮灰千金强势回归 横推山河九万里 三国之 缔造我的第一豪门 重生之龙套姐姐的逆袭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 极灵混沌决 白骨大圣 葙梦剑舞人落篱 地球前线 总裁老婆不一般 项链里的空间 待瘦王妃卿可撩 萌妻上阵:总裁,请克制 医妃难当:这个郎中不一样 斗罗之圣剑使 江湖有信 我要做秦二世 追凶实记 武林大恶人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天启预报 召唤神话之大秦天帝 老婆大人请进化 异世大符神 我儿快拼爹 左道倾天 横生 蝶舞幻影 我能看到隐藏机缘 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 天一剑雪 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自学成仙 神君他动了凡心 天地生吾有意无 重生之投资天王 草包逆袭:傲娇夫君欠调教 从东京疯人院开始天秀 放开那只妖宠 报告君上母妃总想改嫁 洞螟 乙女的上升法则 青春的小尾巴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洪荒仙师 长生道途 带着系统在兽世 琴帝 网游之死到无敌 青旅总裁未成年 无限版帝国时代 大梦主 朽木之下 庶女攻略 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东京猛男要什么恋爱日常 大主宰 我只会拍烂片啊 我们的限制型穿越之旅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一代枭雄 寒门宰相 网络大逃杀 人在东京当房东 玄幻:我,被杀就变强! 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 只为美女一笑 重生之都市 超凡机械城 贞观大闲人 联盟之 乱明 全球游戏:开局百亿灵能币 修真界败类 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 点道为止 妖冶紫瞳:三胞胎的亲亲爹 全民剑圣 我真的是反派啊 王者荣耀:我们是冠军 疯狂农民工 沦为偏执狂大佬的掌中物 青山下 误惹邪王:王妃千千岁 时莜萱盛翰钰 我老婆是大明星 请仙来 刀剑神域之圣剑士 绝世狂兵 七瓣花开 夫为佞臣 富贵荣华 灵荒剑仙 恰逢夜暖知温顾 镜虚 异界 万妖诛天当邪神 医世荣华 冥王的脱线娇妃 宋韵梅花 元尊 喂幺幺零吗 破天踪 千秋我为凰:火凤凰 我真没想出名啊 轮回佰转 情劫从仙君下凡开始 危险关系:一生所爱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姑娘好心机 当闪光灯遇上键盘 仙天武魂 大宋有种 长海云起 漠北风云 第一赘婿 穿成赘婿文里的极品恶婆婆 暇想无限空梦域 妖娆召唤师 诛天龙皇 帝霸 独宠千亿小娇妻 明朝好丈夫 大明第一太子 唐朝倒霉蛋 狂傲女帝:美男请上榻 千亿老公宠妻成瘾 宫主她偏要又美又飒 修真聊天群 正义之光:海贼噩梦 大清疆臣。 荡宋 这个吸血鬼不太冷 斗罗之 崇祯大帝国 奸臣之妻 日娱之过往 重生八零驭夫有道 完美世界 时空新主神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 山寨王妃驯夫手册 洪荒之太清问道 一胎六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 从黑化后开始神级选择 奇门仙道 源来真爱在身边 汤小米加左轮 我的混沌城 有一天世界终将改变 商门娇娘 重生第一男妃 我成了宗门老祖宗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余生唯有我与你 造化之念 原来我是天道化身 战龙无双 位面商人的踩坑日常 伏溪仙道 源化2 谪仙乱舞 绝对一番 三国:我,宦官天子! 都市之超级医生 剑卒过河 重生97,陆爷甜宠悍妻 我的功德不见了 启明1158 穿越后我凭读书拯救世界 陈道友,请你离我远一点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