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ujiang.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三百八十三章 一只眼
    于长风在国公府当了七年虞侯,从未见过县主留宿别家,更没有见过国公爷如此的慌乱。

    县主让他回来报信之后,受袭唐国公的曹氏家主曹顾便匆匆赶到了苏府。

    于长风让人将苏府重重看守起来,直到第二日的清晨,苏府的人才将唐国公爷恭送出来,相送的却不是苏牧,而是苏常宗和长子苏瑜。

    国公爷回到府邸之后,又特意备了一份厚礼,让于长风送到了苏府,交给了苏瑜,至于苏牧却再也没露过面。

    这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苏牧的新词青玉案再次掀起文坛风暴,在大街小巷传唱开来。

    然而此时又传出消息来,找到苏先生新词的,乃是江宁男人的梦中女神,江宁之花,曹氏的雏凤,受封金陵县主的曹嫤儿,非但如此,曹嫤儿还在苏府留宿了两天两夜!

    人都以为苏牧好手段,将曹家的女儿给骗得团团转,可很快又有消息传出来,唐国公本人竟然亲自到苏府去了!

    许多人听得消息,都不禁扼腕叹息,苏牧固然有才华,却是不该占了曹家金枝玉叶的便宜,这下人国公爷找上门去,苏府算是彻底毁了…

    也有人暗自啧啧羡慕,说若自己真的将这朵江宁之花摘到手,便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被国公爷爷打死都值了。

    不过很快就又有消息传出来,国公爷在苏府待了小半日,相安无事地回去了,而且回去之后马上给苏府送上了一份厚礼,据说国公爷还宴请了赵宗昊几个毛头小子,苏瑜在市舶司越发受到重用了。

    国公府虽然低调到不行,从未做过欺压乡里的事情,反而为江宁的繁华做出了许多善事,但毫无疑问,这国公府仍旧是江宁的霸主,无人敢质疑。

    那些世家豪族虽然传承数百年,根深蒂固,可曹氏从太祖年间开始,如今已经传承了数代皇帝,仍旧世袭罔替着国公的爵位,其尊荣可想而知,寻常世家豪族巴结都来不及,又岂敢得罪国公府。

    而国公府也保持着低调,从来不与地方官场眉来眼去,或许这也是官家对曹氏如此安心的原因,更是曹氏能够世代延续的根本。

    然而这一次,国公府却出乎意料之外,与苏家结下了一段善缘,许多人便纷纷猜测,许是苏牧狗胆包天,把曹嫤儿这锅生米煮成了熟饭,国公爷都不得不忍气吞声,吃了这哑巴亏,说不得过些时候就让苏牧入赘国公府了!

    这样的八卦很快就盖过了苏牧的新词热度,人们津津乐道,道听途说,添油加醋,总之是各个版本到处乱飞,越传越是离谱。

    而三日之后,曹嫤儿与苏牧见了一面,因为她要带着巫花容,回国公府去了。

    国公爷曹顾虽然表示了感谢,但并没有透露太多,关于巫花容的身世,也没有提及半句,但苏瑜早早就跟苏牧讨论过里面的可能性,对巫花容的身份,也确定了七八分。

    此时他们要带巫花容离开,也就不足为奇了。

    让苏牧担心的是,巫花容有没有履行承诺,还给他一个完完整整的雅绾儿!

    送走曹嫤儿之后,他便来到了后宅,他要确定雅绾儿安然无恙,才能放巫花容离开,否则再想找她麻烦,可就是跟整个国公府做对了,事实上即便他如今想要对巫花容动手,国公府也不会跟他善罢甘休,只不过人还在苏府里头,下手方便一些就是了。

    此时已经是十月末,夜间霜降,有些冰冷,苏牧敲了敲门,开门的还是巫花容。

    苏牧没有理会她,径直要往房里走,巫花容却用身子挡在前头,意思再明显不过。

    “让开。”

    苏牧一把推在她的胸脯上,近乎蛮横地走了进去,巫花容正欲动手,却听苏牧凑近她,鼻尖几乎要贴在她的额头上,居高临下地警告道。

    “第一,这里不再是你的房间了,因为你一会儿要走了。”

    “第二,若我发现绾儿少一根头发,你也就不用离开了,在我面前逞威风没太大意思。”

    说到这里,苏牧顿了顿,朝巫花容那平坦的胸脯扫了一眼,而后一字一顿地说道:“第三,我从来就没把你当成女人,你又何必紧张兮兮的?”

    巫花容已经濒临暴走的边缘,前面两点她都无所谓,反正听多了,可第三点是她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即便过了这么久,她也没忘记过,是谁揭下了她的鬼面,是谁把她的衣服脱光了,还想要对她动手动脚,是苏牧!

    当一个人愤怒到了极点之时,想到的自然是反击和报复,但如果你根本就不想报复他呢?那么只有一走了之!

    是的,巫花容对待别人确实没有任何人性可言,但那就是她的生存法则,起码在烈火岛上,这样的法则能够让她幸存下来。

    江宁或许繁华,但对于巫花容而言,这里的生存法则,跟烈火岛上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区别,这天底下可不都是弱肉强食么?

    然而这是她对待陌生敌人的态度,对待自己人,她从来就没有这么绝情狠辣过,当然了,苏牧从来就没有把她当成自己人,这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最让她感到气愤和羞辱的便是这件事情,到头来她发现原来自己不过是自作多情罢了。

    于是她用力推开苏牧,恶狠狠地地吐出一句来:“我恨你!苏牧,我巫花容跟你不共戴天!”

    撂了狠话之后,巫花容便想要抓起包袱往外走,许是气昏了头,第一次竟然没有抓住那包袱,临出门还被门槛绊了一跤。

    苏牧也觉着自己的话重了一些,又不放心她离开,生怕雅绾儿会出事,便想将她留下来,可看着她气冲冲离开的狼狈样子,苏牧竟然下不了手去阻拦了。

    他绕过屏风,似乎听到异常的动静,连忙掀开帘幕,来到了内室闺房,然而却见得雅绾儿被蒙着双眼,手脚受缚,口里还塞着白布,正在呜呜地哭着!

    “绾儿!”苏牧心头大震,双眸血红,恨不得将巫花容生撕了,但眼下只能压抑怒火,快步走过来,取出了雅绾儿口中的白布!

    “快!把花容妹妹追回来!”

    口中白布被取下来之后,雅绾儿便迫切地催促苏牧,苏牧想要解下她的蒙眼布,雅绾儿却如何都不许,苏牧只能将她手脚的布条给解开。

    “带我去见花容妹妹!”

    苏牧见得雅绾儿情绪激动万分,连忙拉住她的手就往外走去,可雅绾儿却磕磕碰碰,一下就踢到了床边的杌子,又差点撞到屏风,仿佛她的听觉和嗅觉不再起效了一般!

    虽然心中颇多疑惑,但苏牧还是抱起雅绾儿,快步追了出去!

    巫花容已经跟着曹嫤儿来到了后门,后者已经钻进了马车,而巫花容似乎在等这些什么,最终却只是咬了咬下唇,摇了摇头,看了苏府最后一眼,而后还是上了马车。

    夜色之中,马车踏踏地往国公府方向而去。

    苏牧抱着雅绾儿,刚穿过后院,便见得扈三娘和苏瑜等人从后门处撤了回来。

    “人呢!”

    “走了…”

    苏牧心头大怒,将雅绾儿放下,交到扈三娘的怀里,便要去追国公府的马车,然而雅绾儿却幽幽地阻拦道:“别追…”

    苏牧止住脚步,来到雅绾儿的身前,朝她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雅绾儿身子轻轻颤抖着,而后解开了自己的蒙眼布,泪水早已湿透了那白布,仍旧不断从她的脸颊滚滚落下。

    然而苏牧却呆住了,扈三娘和苏瑜也呆住了!

    苏牧顾忌雅绾儿的自尊心,从来不敢仔仔细细地与她对视,但今夜却不同,不是他想要看雅绾儿的眼睛,而是雅绾儿的眼睛,吸引了他的视线!

    此时雅绾儿的双眼仍旧如微光之中的宝石那么漂亮,可右眼给人的感觉便如同先前一样,像那山中的迷雾,让人一看就知道,她的右眼是看不见东西的。

    然而吸引苏牧的视线的,是她的左眼!

    雅绾儿的左眼便似那夜空之中的星辰,充满着一股深邃和灵动,像那雪山之下的冰泉一般清澈!

    雅绾儿曾经无数次梦想过苏牧的样子,她也细细摸过他的脸,但当那天苏牧带着曹嫤儿来见巫花容之时,她还是偷偷地看了苏牧一眼。

    不是用心感受而后才构建画面,而是真真切切用眼睛去看!用这只左眼去看!

    她不知道巫花容动用了什么秘术,因为这五天她都在巫花容的控制之中,不能够随意行动,她能够听到巫花容对她说的每一句话,却又无法回应她。

    也正因此,她才比任何人都要深刻地了解这个倔强的女孩儿,也知道她为了自己,付出了些什么!

    苏牧呆呆地站在原地,他终于明白过来,苏瑜也明白过来。

    他们终于知道,巫花容为何索求这么多珍贵的药物,为何会关门闭户,见不得光,苏牧也终于明白她为何临走之时会抓不住包袱,会被门槛绊住。

    因为失去一只眼睛视力的她,跟获得一只眼睛视力的雅绾儿一样,还没有适应这样的生活!

    雅绾儿没有说话,她没有去看周围的景物,也没有看周围的人,她只是遥遥望着长街的尽头,想起巫花容对她说过的话。

    “姐姐,那家伙会找到姓曹的女人嘛?”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你怎么这么相信他?我就觉得他是个讨厌鬼!”

    “不过绾儿姐姐是好人,既然他给了我一个新生活,那我就给姐姐一个新的生活!”

    “要知道,我巫花容从来不会欠人恩情,更不会欠这个家伙人情!”

    “再说了,我跟他两不亏欠,以后才好找他报仇啊,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巫花容可是说话算数的!”

    “姐姐,我要回家了,嫤儿是个好人,她的爷爷也是个好人,我爷爷说了,等我找到了姓曹的女人,就会知道真相,嫤儿虽然也姓曹,但小了些,不过到了他家,应该就会知道了…”

    “姐姐,我会想你的…那家伙敢欺负你,我就让虫子啃光他的骨头!”

    夜色越是深沉,长街上有些冷清,霜花落在脸上,雅绾儿的心头涌起巫花容说话的小模样,却只觉着暖乎乎的。

    苏牧面无表情的站着,心里极欢喜又悲伤,欢喜的是雅绾儿拥有了一只看的见光明的眼睛,上天对她的不公,却是让一个自己觉着恶毒到了极点的女人来弥补了。

    被人误解和错怪是让人气愤的,但误解和错怪了别人,同样会让人心里难受,此时的苏牧,心里五味杂陈,只剩下巫花容那瘦弱的背部,光洁如脂,仿佛稍有重压就撑不下去,然而她却在最恶劣的岛屿上,活了十几年,还能祸害别人…

    “你们先回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苏牧揉了揉脸,如是说着。

    ...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天下醉 魔门败类 我把异界变成了游戏 从1994开始 原来我是野王 特战天神 点道为止 卡徒 小阁老 杜总你捡来的奶狗是大佬 三国平云传 我要你 神祇领主时代 大秦之万古帝王 我真没想到会出现怪兽 抗战之开局让少帅下跪 诡缠人 轮回剑典 少年风水师 荣耀巅峰 大荒神记 魔神大明 天唐锦绣 大唐之开局一个诸天大佬群 我真没想到会出现怪兽 三生三世碧海生天 剑行九天 继承山头后我和群鬼一起蹦迪 开局楚霸王 氪金英雄 太荒吞天诀 红色仕途 苍山剑侠 难以逃脱的夙命 大荒河图 弃宇宙 绝世剑魔 摘天 卡塞尔的小怪兽 半夏墨染 三国:我,宦官天子! 重生之有事请烧纸 星王朝 大唐孽子 九劫生晖 妻子的秘密 演员没有假期 既见公主 取经路 遇陆衍,乱终生 穿越明朝之商帝国 极致灵气 总裁的冤家老婆 偶像竟是我自己 铁十字 宠妻成奴:王爷跪地唱征服 爱我请你放手 邪魅王爷沐血妃 我有颗七窍玲珑心 琉璃美人煞 通天之路 十方武圣 女王崛起:大神求交往 大清疆臣。 种田不努力只能回府做王妃 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 万气争天 红海行动后续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奇幻浪漫物语 我,嫦娥男闺蜜! 轮回之无限进化 抢救大明朝 万界之无敌反派 时莜萱盛翰钰 我把异界变成了游戏 凌家有女:摄政王妃不好惹 地界传记 神级外卖员 虎狼 狼性首席霸宠妻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大医凌然 血月猎人团 中华第一帝国 从八百开始崛起 星游天道 重启末世 神秀之主 教练是怎样炼成的 忧忧创世界 逆剑狂神 花都极品主宰 真灵九变 诛天龙皇 再世男神 吾妻非人哉 西游:我唐僧绝不西天取经 如墨如你 三步生莲 网游之王牌战士 宋时雪 都市传说之 万古第一武神 凰鸣九天:嗜血嫡妃要逆袭 娱乐圈里的泥石流 冒险者乐园I 冥罗陆 这些妖怪太难敕封了 魔王不必被打倒 废柴丑女风华绝代 取缔者 一世孤尊 黄天之世 修仙传 桃花 神邸之门 混元苍穹 宝瞳 末世危机封学长的霸妻 大荒神遗录 重生之悍妻 一世符仙 白骨大圣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不负金银不负君 明朝败家子 武炼巅峰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疯王的女儿 异界召唤之君临天下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上品寒士 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我真不是关系户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老婆,别来无恙 圣骑士赵大牛 战王,王妃又要休夫了 网游之 我真的是渣男啊 云天行 负一世一生名 抓住那个叛徒 漂泊的爱与情 无忧城 爱我请你放手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王妃是个小胖墩 武灵天下 应是案深情浅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绯闻悍妻:糟糕,好心动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Mr学神他真香了 他又冷又难缠 腹黑狐女有点毒 明月不归尘 春日宴 间客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中土游侠传 轮回之无限进化 全球进入数据化 重活 大清九福晋 稳住别浪 偏执大佬总想套路我 无限之轮回轨迹 剃头匠 谍妃传 王妃打怪累了想躺怎么办 魂曜星尘 秘战无声 史上 侠影仙宗 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神级外卖员 大奉打更人 冥境之锋 邪剑诸天 都市无敌板砖侠 胖子和他的废柴小队 黄天之世 我们的限制型穿越之旅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从1983开始 我资质平平 世界树的游戏 昭奚旧草 网游之修罗剑尊 无极帝尊 鬼域之尊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五代梦 重生之庶女琉璃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