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ujiang.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四百七十五章 不世之功,我走第一步
    纵使你看惯了沙场生死,可真正亲身经历,才会发现,在战场之上,自己是多么的怕死。

    作为将士兵的性命当成生硬的棋子,随意掌控生死的一名谋士,还是被主帅所倚重的谋士,秦纵横从未想到,自己会吓得双腿发软,裆下飚尿。

    当他跨上战马,跟着斡鲁朵精骑往前冲之时,他还觉着有反败为胜的可能,所以他的心里是毫无畏惧的。

    直到见得耶律大石被钉在地上,他才彻底死心,当一个人失去了所有的希望和信心,那么恐惧自然就会占据他的灵魂。

    但还是死死支撑着,抵抗着心中的恐惧,丑态百出地走上来,甚至鼻涕口水眼泪一起流。

    他的心里是真的怕啊!

    可他还是坚持着走了上来,甚至想着,就是爬,也要爬过来!

    因为他还有一个答案,没有给林牙大石,因为他想告诉这个高高在上的辽人,他不是孬种,汉人不是孬种,即便委身敌酋,也拥有汉人的尊严!

    苏牧曾经在方腊的阵营之中待过,甚至还给方七佛研究过火药,当他看到秦纵横的目光之时,他其实很能理解这个谋士的心情。

    于是他微微摆了摆手,那些阻拦的常胜军就这么退下了。

    秦纵横颤巍巍地走到林牙大石的跟前来,他颤抖着双手,紧握着那柄沉重的弯刀,拼命地呼吸,仿佛要将心中的恐惧,随着那口气,排出体外去。

    “耶律大石,我秦纵横,有话要跟你说!”

    秦纵横几乎使劲了所有力气,才将这句话咆哮出口,而林牙大石已经知晓,秦纵横要回答很久以前那个问题了。

    “啊!”

    秦纵横大吼一声,双手紧握弯刀,高高举了起来!

    郭药师等人以为他要杀林牙大石,慌忙按住兵刃,然而苏牧却双眸温热,并没有任何的动作。

    秦纵横将刀头调转过来,猛然捅向了自己的腹部!

    “噗嗤!”

    刀头刺破厚重的冬衣,却只是入肉半寸,然而秦纵横却已经没有力气,或者说他连自杀都没有勇气!

    他想要用自己的死,来告诉耶律大石,即便他们是南面官,是大焱汉人眼中的汉奸,他们为辽国做事出力,但他们仍旧没有忘掉汉人的气节!

    这种气节是骨子里的天赋,与国界无关,与他们所处的环境无关,与他们的主人无关,是纯粹在流淌在鲜血里面的东西!

    但直到他真正动手,才知道,原来自杀需要这么大的勇气,他竟然软弱到下不去手!

    “原来这么疼啊...”

    秦纵横心里头恨啊!他恨自己是个懦夫,他明明是要证明,自己不是懦夫,汉人从来都不是懦夫!

    可他竟然没能一刀死掉!

    他咬了咬牙,流着眼泪鼻涕,毫无形象地哀嚎哭叫着,拼命地将刀头往自己体内送,当他发现其实这种痛楚也没有那么难忍受之后,他猛然用力,一拧刀头,鲜血就噗一声喷涌了出来!

    他咬碎了舌头和嘴唇,鲜血不断涌出来,他的双眼血红着,死死盯着耶律大石。

    他是个汉奸,没错,但他有骨气,他言而有信,他要用自己的死,告诉耶律大石,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南面官和北地汉儿这样的汉人没有太多的选择,为了生存他们可以当汉奸,但绝对不能被侮辱!

    可事实是残酷的,他当鲜血流淌出来之后,他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在流失,而恐惧则疯狂涌入体内,占据着灵魂的空缺!

    “谁说百无一用是书生!我干你娘!”一辈子没有说过如此粗鄙脏话的秦纵横,就这么咆哮了一句,而后将弯刀拖出来,连同肚肠都淌了一地。

    而他,却将弯刀架在脖颈上,用尽最后的力气,猛然一拉,当鲜血喷射出来,他终于笑了。

    他死了,死的过程很丑陋,真的一点都不豪迈壮阔,一点都不悲壮,但当他倒下的那一刻,苏牧和郭药师等人流泪了。

    他是耶律大石攻城的幕后谋士,可以说常胜军弟兄们的死,都跟他有关系。

    即便他最后是殉主而死,即便他到死都没有背叛耶律大石,即便他死的时候屎尿横流,肚肠遍地,死得极其难看。

    但他还是获得了所有人的敬意,包括耶律大石!

    或许他还是忠心于耶律大石,但他用自己的死,用这种对抗着恐惧也要去死的决心,告诉了郭药师等人。

    无论你是大焱的军士,还是北地汉儿,亦或是委身事贼的南面官,无论你身处何方,都不能改变你是个汉人的事实。

    而汉人,就要有汉人的气节!

    像秦纵横这样一个汉奸,还谈什么气节,简直就是可笑之极,可正是因为他是个汉奸,才最有发言权,难道不是这样吗?

    在最后的最后,他用死,告诉这个天下,数十万上百万的北地汉儿和南面官,难道就不是汉人吗?

    既然他们都是汉人,为何要流落在外上百年,他们的皇帝爸爸为何要将他们遗忘在辽人的脚下?

    你不要我们,我们要投靠别人你们又要骂,难道上百万人要全部以死殉节,才能让天下见识到汉人的气节?

    不,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勇气,就像秦纵横这样的人,即便到最后下定了决心,仍旧死得很难看才死成。

    这,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

    但他最后,还是做到了。

    苏牧缓缓走过去,半跪下来,将死不瞑目的秦纵横的眼睛抹上,而后站起来,朝那尚且流淌着热血的尸体,郑重行了一礼!

    郭药师甄五臣等人,以及瓮城里头的常胜军,朝这个害死他们无数弟兄的敌人,郑重地抱拳行礼!

    他们的敬意,不是给耶律大石的谋士秦纵横,而是给一个忍辱偷生却从不忘记自己流着汉人热血的北地汉儿。

    他们都是北地汉儿,他们都忍辱偷生,他们也都曾经伺奉着辽国的主子。

    没有秦纵横,或许他们真的要忘了自己的汉人身份。

    曾经以为被大焱朝廷遗忘掉的他们,因为秦纵横的死,突然醒悟过来。

    难道大焱朝廷不要他们,他们就不是汉人了吗?

    难道就因为这样,他们就可以忘掉一切,忘掉自己忍辱负重苟且偷生是为了什么吗?

    他们的心中,何尝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能够落叶归根?

    耶律大石终于知道,秦纵横的答案。

    他就像很多人一样,以为秦纵横是在殉主,是至死效忠于他,但往深处一想,却又不是那么一回事。

    或许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但秦纵横这样一个人,终究是值得让人尊敬的。

    苏牧走过城门的废墟,看着城外的乱战,看着大焱的骑军四处冲杀,看着耶律大石的军队遍地溃散,看着他们举械投降,也看着他们负隅顽抗。

    郭药师和甄五臣等人率领常胜军,从苏牧身侧两边,鱼贯而出,冲杀出去,发泄他们仇恨的怒火。

    涿州一战,终于走到了最后。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对于苏牧而言,这是他改变历史的开始,因为他抓了耶律大石,而且根本就没有要放他回去的意思。

    他不知道耶律大石被抓之后,辽国之中是否还有人能够率领辽国的残部,往西迁徙,建立后来的西辽。

    但他很清楚地知道,这是个开始,总能够改变一些东西,包括岳飞和韩世忠,包括北伐军,包括北伐的胜负,应该也能影响辽国灭亡的速度。

    如果是这样,那么面对金人之时呢?

    他感谢死去的秦纵横,让他知道,其实北地汉儿,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祖宗和血脉。

    这很重要。

    当种师道的北伐军耀武扬威渡过白沟河,打算收拾残局之时,他们被惨烈之极的战场震住了。

    即便是在西陲见惯了大战的种师道老公相,也不由有些懊悔,或许自己真的不该放弃常胜军。

    当他看到苏牧站在城门的废墟前,当他看到苏牧身后不远处,被钉着跪在地上的耶律大石,他终于忍不住颤抖起来。

    这是常胜军和苏牧赢下的大胜,百年来未曾有过的大捷!

    可这也同样是北伐军的大捷啊!

    因为常胜军最终会归入大焱,而如果没有岳飞韩世忠等人从背后偷袭,这一战的结果如何,还是两说之事!

    他种师道不是贪图战功名利之人,但这场胜利的意义实在太过巨大!

    若捷报送回京师,整个天下都会轰动!

    多少年了,大焱终于能够出现一份战报,能够正大光明扬眉吐气地向天下宣示!

    他们的老脸不会红,因为苏牧是他们的人,即便他想过要放弃苏牧,但苏牧是大焱使者,常胜军归降,岳飞等人的突袭,所有这些都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这是涿州的大捷,是常胜军的大捷,是苏牧的力挽狂澜,更是岳飞韩世忠等人的及时赶到,更是整个大焱的荣耀!

    种师道只披着大氅,并没有着甲,他已经很久没有亲自上阵了,倒是童贯将全副武装都穿戴整齐,鲜衣怒马,比种师道更像一军之主。

    他们走到了苏牧的面前,苏牧朝他们微微抱拳:“苏某幸不辱命。”

    童贯面带愧色,因为他始终觉着将苏牧当成弃子,终究是对苏牧的一种背叛。

    而种师道却面无表情,因为他认为自己做出了最正确的决策,对于大局而言,他没有任何的愧疚。

    “咱家到底没有看错人,兼之果是神仙手段,今番立下不世之功,咱家必定上报朝廷,兼之可就要青史留名了!呵呵...”

    童贯北伐本就是为了异姓封王青史留名,说出这样的话来也不足为奇,起码可以反映出,他对苏牧倒也坦诚,而种师道却只是淡淡地朝苏牧说道。

    “涿州只是个开始,接下来可就是幽州,蓟州,檀州,甚至...更北的地方...”

    苏牧听得种师道最后一句,不由心头大震,他也知道大焱应该还有人看到未来的隐患,看到那白山黑水中崛起的那头猛虎,但他没想到种师道一直都有这样的想法。

    如此一来,他对种师道最后那一点点抱怨,也就消失无踪了。

    不过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既然种师道有这样的忧虑,事情也就更好办了。

    面对北伐军的两位首脑,苏牧没有谦虚,因为这场仗,确实是他赢下的,郭药师和涿州也确实是他拿下的。

    对于朝廷赐予的那些虚名,他并不在乎,因为他的腰间,挂着当今天下的蟠龙血玉。

    他沉默了片刻,微微抬起头来,平视着种师道和童贯,只说了一句话。

    “奏章随便你们怎么写,我只要常胜军。”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难以逃脱的夙命 听说你爱我 风雪靖苍生 三嫁奇缘之丑女毒妃 重生之大俗人 无限之军事基地 教父的荣耀 北地枪王张绣 花开锦绣 网游之万人之上 天耀星官 斗罗之 火影之 醉仙葫 危险老公小娇妻 渡魂匠 在百慕大的尽头 港综世界大枭雄 无限之轮回轨迹 宋北云 重活 破天残局 超凡大航海 我当捕快那些年 网游之妖孽人生 收个逆徒是男主 无敌血脉 山寨王妃驯夫手册 另一个夏天 叶辰萧初然 人在斗罗:签到火影 陛下因何造反 网游之神级土豪 渡魂匠 娇宠无度:团长的重生小娇妻 济世药尊 神医帝女:爹地又求翻牌了 抗战之开局让少帅下跪 焚戮纪 浅塘 剑道龙尊 赤心巡天 娱乐之我真的不想火啊 逍遥小太监 长嫡 这个剑修有点稳 终极斗罗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第十三号球王 我修仙有属性板 一品御厨 还看今朝 轮回之无限进化 我家道尊是神医 人生介入游戏 武林生死令 陆总家的小作精 史上 我能添加逼格值 带着虎符当太子 我用一生做赌,你怎舍得我输 极灵混沌决 云时问锦何处去 南北往事 放开那只妖宠 千金不低头 和亲太子妃的千层马甲 庶女重生会算卦 我想当巨星 凌霄龙神 都市之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长姐她人狠话不多 断雪刀 无敌战兵 三国之 魔王不必被打倒 锁妖塔:乱世烽火,再见狐妖 沧元图 重生七零:大佬锦鲤日常 月半入云 贱人休走 闪婚老公的秘密 低调做皇帝 穿成田园傻女后我逆袭了 仙道符途 带着虎符当太子 修真四万年 我靠科技种田兴家 史上 开局一元秒杀满级拔刀术 球场狂徒 boss 轻撩:呆萌小老婆 从斗罗开始朝九晚五 复贵盈门 两手书局 寒门祸害 战王,王妃又要休夫了 都市之走向辉煌 变身之我的系统有毒 开局成猪:种田当古代富婆 我靠谨慎修仙 权谋天下:这个医女不好惹 林宛你属于我 全球进入数据化 这个鼠部落强的离谱 灵荒剑仙 我有一颗能够许愿的流星 报告君上母妃总想改嫁 请君归 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进击的黑月光 荣升太后我只想当咸鱼 花涧无痕 我快亏成麻瓜了 超级黄金指 闻鱼 符皇 大宋 总有奇葩想杀我 微铁镇Ⅱ 网游之凌云风雨 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史上第一混乱 捡漏 从指环王开始 烈焰狂兵 游戏宗师 球场狂徒 百花大帝 阴阳化天下 仙女本是吉祥物 全球通缉令 九星之主 百炼成仙 举国随我对抗外星入侵者 烂柯棋缘 满级绿茶是万人迷团宠 生活系游戏 武松之铁血霸途 取经路 长命酒师 守护甜心之杨柳依依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至尊龙帝 我的第三帝国 晋南春 寻妖记录 我真不是你家大人 这个剑仙太优秀 大道谁属 从笑傲开始的万界主宰 传奇控卫 末世 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 神医狂妃太嚣张 大国重坦 月半入云 桃花武侠系统 原来我是道祖 网游之绝武乱国 带着系统在兽世 观之清香,饮之可口 战锤神座 腹黑太子高冷妃 网游之神级村长 开局签到百倍修炼速度 一步一道 双胞胎妹妹不好带 修神外传 绝色医妃倾天下 以漩涡之名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北上无你,我独南行 美人唇香 荡宋 斗神斗天 从上帝视角开始编剧 修士家族 荅塔和小王子 我在贞观开酒馆 少帅夫人有众多马甲 锁妖塔:乱世烽火,再见狐妖 满级绿茶是万人迷团宠 逢魔神助攻 带着军需来大明 凤凰之舞谋天下 秋水录 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魔门道心 桃源狂医 我变成了末日邪龙 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 野犬破天 此心不灭:找个机器人做男 重生八零:悍妻宠上瘾 曹贼 西游魔改篇 扭曲的日常物语 美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