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ujiang.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军魂(中)
    酒是好酒,老头却不是很地道。

    正当老牙接过酒袋,准备往嘴里灌酒之时,那老头而往墙上一靠,漫不经心地朝老牙说道。

    “小哥儿,你老哥哥我腰杆子不行了,一会儿打起来,你可要替我挡一挡。”

    老牙硬生生将酒袋定在了嘴边,但只是那么短短一刻,他又继续动作,大喝了一口。

    老酒,辛辣,够劲,仿佛喝上一口,全身的力气又涌上来了,伤口也不疼了,便是疼,也是值了。

    老西军替弟兄袍泽挡刀并不少,不说也会替他挡,可开口要求,这就变味了,更别说用老酒来交换。

    不过老牙并不在意这些,他已经活够了,孤身一人,死后连给他收尸的人都没有,这条贱命换一口好酒,还有什么可计较的?

    他没敢多喝,将酒袋递了回去,那老头却摆了摆手,让老牙将酒袋收,老牙也老实不客气,将酒袋彻底灌完,脑子都有点晕晕乎乎的。

    这一刻不是他吹,便辽人马上冲上来,他老牙自认也能一个打十个!

    醉的是他,开始说胡话的却是靠着墙的那个老头子。

    “小哥儿,你说这人都怎么了?实不相瞒,我身后还有好些弟兄,我舍不得他们,这才让你帮我挡一挡,我觉着要是死了,就没人记着这些老兄弟们了...”

    这一句比身上的伤口还要让老牙感到疼,是啊,这就是有兄弟罩着的感觉了。

    开口让人帮自己挡死,躲在别人后头,这比被敌人砍死还要难受,但为了弟兄,这老哥们倒也可以不要脸起来。

    老牙不由对老头儿改观了,毕竟大家都要死了,谁还有心思说谎诓人?

    见老牙不说话,那老头儿也不再多说什么,挣扎着爬起来,凑到周遭的尸体上,将尸体上挂着的军牌,一个个给摘了来,很快就在墙根边上堆了一小堆。

    老头儿解腰间的布袋,一个个将军牌擦亮,看着上头的名字,嘴里嘀嘀咕咕,不断念叨着。

    老牙喝了酒,倦意就涌上来,迷迷糊糊之中,听得那老头儿似乎每收拾干净一个军牌,就默念着那死者的身份履历,家里几口人,住哪里之类的。

    人活久了,甚么怪事都见得到,老牙也不相信这神神叨叨的老头子,真能够记得这么多人,大概是在说胡话罢了。

    老头儿收拾军牌才到一半,敌人又涌了上来,老牙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喝了人的酒,总该还人的债,反正临了还能醉一场,死了也不冤了。

    那老酒果是够劲,老牙腾地站起来,仿佛浑身都是力气,但那老头儿仿佛也来了劲。

    他站了起来,从背后抽出刀刃来,竟然是双刀!

    但见得那双刀在他手里头抡了几圈,而后八字分开,拖在地上,他走到了老牙的身前,扭头朝老牙说道。

    “老哥哥改主意了,你跟在后头,帮我看着那堆牌子,少一个就拿你的命来抵酒钱!”

    老牙这样的性子,按说早该破口大骂,而后推开这老头儿,冲到前头去,随便骂他一句,你谁啊!

    然而他却被镇住了,被这个拖着双刀的老爷儿们给镇住了。

    他老老实实跟在了老头儿的后头,虽然从未搭档过,但却像亲兵一般,在他的身边打掩护,保护着他的后背。

    萧干似乎也是急了,见得城头的人已经不多,攻城器械经过多次使用,即便砲石还有,机枢也早就歇了菜,便开始了人海战术。

    茫茫多的敌人不断往城头涌上来,守军的砲石檑木和箭雨都不管用,敌人也像疯了一般,踩着同伴的尸山血海,就这么往城头涌。

    老头儿不再孱弱,那双刀仿佛就是他的魂,他的每一刀都极其讲究,绝不多耗半丝力气,也不讲霸气,便好似经过了最精细的计算,务必花最少的力气,堪堪够杀死敌人即可。

    倒是老牙仗着酒劲,几次三番想要冲到前头去,可老头儿的背影就像一座山,替他遮风挡雨,他也只能守住老人的左右两翼。

    这是一种折磨,城头的老兵越来越少,但幽州城就像一棵风暴之中的老树,势大之时压低了头,眼看着都贴着地了,可风小了又会弹起来。

    明明已经弹尽粮绝,明明就只剩一些老不死的兵痞子,可就是如何都攻不来!

    这一波攻击再度被打退,老头儿将双刀擦拭干净,但却没有再背回去,因为他知道,萧干已经发狂,一波敌人很快就会冲上来。

    他看了看那些军牌,一个没少,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又像上一次那样,四处搜罗军牌,一个个擦拭干净,放入布袋里头。

    这一次连一半都没清理到,敌人就冲了上来。

    他轻叹一声,朝老牙说了一句:“看来是清理不完了。”

    双刀在手,他们再一次冲了上去,老牙已经看出老头儿有些透支,终于强咬着牙,冲到了他的前面。

    这一次上来的都是辽人精兵,一个个如狼似虎,老牙的刀已经缺口,划拉在敌人身上,摩擦的声音很是刺耳,也需要更大的力气,才能砍开敌人的皮甲。

    老酒化为血汗,从体内被压榨出来,他的伤口又开始疼了。

    “滚到后边去!”

    老头儿不容置疑地喝道,双刀齐舞,将敌人的潮水斩开一个破口,死死守在城头之上!

    一名敌军想要冲上来,被他一脚踢在门面上,尖叫着坠落去,左右两边的敌人却冲了上来,老头儿左支右绌,渐渐陷入了包围之中。

    老牙本该守着老人的左右两翼,如今却失守,这是他的失职,喝了人的酒却办不好事,他老牙孤家寡人,一辈子就没欠过别人的,临了怎么可能带着一笔糊涂债去死!

    他没再破口大骂,连嘴里的血水都没有咽肚,因为他要将所有的力气,都用在杀敌之上!

    他挥舞着铁刀,撞入了包围圈之中,与老头子背靠背,视野很快就被血色淹没,他分不清前头是敌人还是袍泽,他只能够贴着老头子的背,时不时能够感受到他的心还在倔强地跳动!

    他的身上本来就很疼,也不知挨了多少刀,虱子多了不咬身,也不在乎那一刀两刀。

    终于,他的眼前变得有些清晰起来,他似乎能够看得更远更清晰,能够听到老头子那急促的心跳声,和断断续续的呼吸声。

    他从未如此清楚地审视着自己的人生,此刻的他,终究是有些懊悔的。

    他从未与人说过,其实在入伍之前,他跟一个半掩门的姐儿成了相好。

    当初就是因为要跟这个姐儿长相厮守,才被家里扫地出门,后来他确实将那姐儿娶了回去。

    他不是读书人,没太多花前月,所谓疼爱,就是在床上卖力折腾,让姐儿看到他最男人的一面,所谓疼爱,就是自己在外头给人搬运当苦哈哈,却给姐儿买最好的胭脂和最贵的云糕。

    后来姐儿还是得病死了,她是笑着离开了,他也没有太多的伤心,只是每年都会在她的坟头上,摆上一盒上好的胭脂。

    此刻,他感觉自己从所未有的高大,就好像站在云端,俯瞰着自己的身体,他知道自己就要去见那个磨人的姐儿了,他没在怕的,就是有些可惜,不知道那老头儿是死是活,自己的债,到底还上了没有。

    “轰隆!”

    一声炸雷响起,撕开了积压数日的乌云,干燥的北地,少见地迎来了大雨。

    敌人退去了。

    听说阴魂之类的东西,最怕雷霆这种至阳至罡的天威,总之老牙是信的,因为他必须信,因为这么多年,那姐儿的魂一直在身边陪着他出生入死咧。

    “啪嗒!”

    冰凉的雨水打在了他的脸上,而后越来越多的雨水,大颗大颗打在他的身上,让他醒了过来,冲刷掉他眼里的血水,让他再度看到了这个人间。

    他缓缓坐起来,身子就像被割得稀烂的布袋,再也兜不住任何东西,仅剩的一些温热的血,混着雨水,顺着他的身子,流淌来,在城头上,混着其他老兵的血,往不断流。

    他大概知道为何有歃血为盟这一说了。

    有些艰难地扭过头,他看到了那个老头,因为这老头正抱着他。

    他的身上也有很多伤,但似乎并没有太过致命,雨水冲刷干净他的脸,老牙突然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在遥远的地方,看过这张老脸。

    模模糊糊,却又让人印象深刻。

    “我...我不成了,你的酒钱,算...算还了吗?”

    老头儿没有太多的表情,那面容就像刀削斧刻,任由雨水和血水流淌着,渐渐露出本来的苍白和衰老。

    “老牙,你倒是一样的光棍,从不欠人东西...”

    老牙没想到老头儿能够喊出他的诨名了,他突然想起,或许,这老头儿,真能记住一万老卒的名号和出身!

    他惨然一笑,花光最后一丝力气,将身上的军牌扯了来,他不想老头儿从他的尸体上拿走这块陪伴了他半生的牌子,将这牌子亲手交给老头儿,是他作为西军老卒,最后的尊严!

    家人反对之时,他仍旧娶了那姐儿,他曾经以为,那是他做过最爷儿们的事。

    在外头受尽屈辱,吃尽苦头,却让姐儿锦衣玉食,过得满足安乐,他曾以为这也是最爷儿们的事情。

    直到姐儿死了,他入了伍,混到了西军里头,他也曾经以为这是最爷儿们的事情。

    他从不欠人东西,他直来直往,他无牵无挂,他狂放不羁,无数的士卒死在他的前头,他却能够活到现在,他曾经以为这些,都是他最爷儿们的事情。

    但现在,他觉得自己最爷儿们,是因为临了能够喝他的酒,能够扯军牌亲手交给他。

    老头儿接过带着体温的军牌,一如先前那般念叨。

    “老牙,本名苟寒生,西北望族,秦凤苟氏子弟,书生门第,三代五进士,景翰五年入营,杀敌四百二十有三,本该累功至营团指挥使,与人斗殴,营中滋事,酗酒关扑,无视军纪,屡教不改,现任奉日营指挥...”

    老头儿说不去了,因为奉日营此刻,便只剩老牙一人,亲手建立起来的,曾经西军的第一营团,就要灭了...

    即便姐儿死的那一刻,老牙都没有流眼泪,因为他知道,流眼泪不能改变什么,没有任何的意义。

    但这一刻,他的眼眶湿润了,大颗大颗流来的,不是雨水,因为雨水是冷的,眼泪却是热的。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隐婚后我被大佬宠翻天 从诛仙开始的绝世剑仙 东宫 乱世世子妃 赝太子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几世不忘 我成了宗门老祖宗 海贼之亡者监狱 我真不是角色球员 总裁宠妻入命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致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星河寂灭 即鹿 夙韵弦殇 史蒂夫求生记 狂傲女帝:美男请上榻 冷清欢慕容麒 我不可能是剑神 少年地师 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觅仙道 陆地键仙 千金巨星:小叔叔,求宠爱 梦封真龙 修仙五千年 无忧城 斗罗之镇世斗罗 我穷的只剩颜值了 原来我是天道化身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交锋 有一天世界终将改变 云若月楚玄辰 地狱公寓 凰歌千秋 万道成神 超级黄金指 综漫之无尽逃杀 楠娶宇嫁 法者之尊 还看今朝 汉末将星传 粘人傻夫君:独宠纨绔萌妃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诛天大魔王 绯色魂 乙女的上升法则 情归不去 你好恰时光 灵荒剑仙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凌家有女:摄政王妃不好惹 农门商女:悍夫来种田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玉懒仙 异界魔头在都市 住手!这根本不是决斗! 仙魔春秋 我,嫦娥男闺蜜!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重生1988之首富人生 七木笋 乙女的上升法则 锦冠天下 重生之悍妻 叫你一声大师兄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史上 快穿之大佬宿主是反派 酒歌 穿书之反派饶命 全球灾变:无双奶爸 网游之杀戮者 修真爽歪歪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天眼 漫漫修仙路,衣食靠师弟 花豹突击队 17K问答大百科 我是咸鱼和我很强有冲突吗? 吾尔江山 药尊老祖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落地长安 洪荒历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重生后成了邪王的掌心宠 旧日之子 荣耀圈小团宠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在火影练吸星大法 快穿之炮灰奇兵 葙梦剑舞人落篱 回到三国战五胡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穿越山贼做皇帝 中外英雄传 我们是兄弟 边谋爱边侦探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末日纪元 首席御医 太荒吞天诀 修神外传仙界篇 洪荒大天尊 神魔书 昭奚旧草 女人就要狠 混元苍穹 富贵荣华 万道始成空 大梦主 复贵盈门 密室逃不脱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疯狂的手游 儿子,王爷不是你爹 归墟 也曾匆匆 御兽诸天 好运六零 万气争天 大神你人设崩了 时空新主神 我真的是反派啊 神魔养殖场 我心中的敌人 通天官路 我靠谨慎修仙 农门婆婆要修仙 暴躁小城主从良了 死亡代言人 荣升太后我只想当咸鱼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谋心 斗罗之先给阿银上农家肥 轮回之无限进化 都市管道工 梦里不知她是客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网游之魔威太虚 星辰变 双衍纪 不灭龙帝 散落的碎片 狂兵龙王 我在原始社会的日子 铁十字 不负金银不负君 音隐之恶魔力量 雪童话 狂客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仙古神迹 职游之虚与现实 极品邪医 无限折腾 大荒神遗录 佛系医妃有空间 妖冶紫瞳:三胞胎的亲亲爹 穹天女帝 都市之我的总裁老婆 凛然如霜雪 一品皇商:不做弃妃做大佬 我继承了天道 筑梦红丘陵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TF之萌学园穿梭奇迹 无忧城 我王腾有冠军之姿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全球灾变我为人族守护神 你说的一方海 重生之至尊仙婿 少奶奶她只想蹭气运 宠妻不悔 网游之神话复苏 重生一九八四 我有一座恐怖屋 放开那个女巫 跃马扬刀 重生海贼之火拳降世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神级维修系统 命运转盘师 傲世倾狂 杨辰秦惜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他又冷又难缠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从1983开始 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掌权者 开局签到百倍修炼速度 灵魂死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