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ujiang.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军神
    在古代,马和船,是最为快捷的两种交通工具,很多时候也是极其有利的战争利器。

    在水道纵横的南方,船是最有利的战争载具,而在河流不多的北方,战马便成为了主宰胜负的关键。

    契丹人与所有游牧民族一般,在马背上生存,在马背上兴起,帝国就在他们的铁蹄之下颤抖。

    每一名士兵,都将战马视为知己最忠诚的袍泽和同伴,故而也有人比马贵的说法。

    大焱之所以被视为战争之中的侏儒,军事里头的矮子,就是因为缺少战马。

    无论是契丹人,还是奚族人和女真人,战马就是他们的生命,就是他们最赖以生存的工具。

    萧干的三万士卒,从幽州退败之后,不断遭遇打击,怨气和疾病不断在军营之中传染,抵达居庸关下之时,可战之兵已经不足半数。

    而他,在军师张楚剑的建议之下,做了一个让人如何都意想不到的决策,那就是杀马!

    他将杀死的战马大锅烹煮,让士卒们报餐了一顿,而后命所有人拼死向前,朝居庸关发动了最猛烈的攻击!

    他们的步卒贴着木板和大盾,顶在前头,民夫和辅兵开始填埋陷阱,弓手甚至于骑兵纷纷举起弓箭,对守军进行反击。

    他们就这样步步为营,往居庸关下不断移动,城头的箭雨比这两天的大雨还要密集。

    郭药师的守军并不需要担心箭矢会耗尽,因为萧干守着居庸关之时,早已将武库堆满,他们有用之不尽的弓箭,唯一需要担心的是,他们没有足够的弓手,弓手没有足够的力气。

    郭药师麾下三千精兵个个都是大焱北伐军大后方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而大焱最能够拿得出手的,就是射箭这一项,这是没有战马的他们,对抗骑军的最大依仗,所以这三千人的战力是毋庸置疑的。

    可惜随后收编的五千人,并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他们都只是北方大地挣扎求生的最低层贱人,命若草芥,即便有开弓的力气,准头上也别指望太多。

    好在城下的敌人很是密集,也不需要他们瞄准,只需要他们用尽力气,将箭矢沿着斜上方的天空进行无目标的抛射即可。

    即便如此,也有很多人并不懂得射箭的技巧,拉开几次弓之后,就显得格外的吃力,很快就拉不开武库里头那些专供辽人专用的硬弓了。

    如果萧干只动用先锋精兵,或许郭药师的压力还能够小一些,可萧干明显打定了破釜沉舟的注意,三万人马一齐上阵。

    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骑军,没有了战马,放低了身段,用骑弓给民夫打掩护。

    那些步卒顶在前头,用木板和大盾替民夫格挡着,那些最低贱的民夫,成为了整个战场的主力,成为了萧干攻打居庸关的主力!

    他们或许不懂弯弓射箭,或许不懂舞枪弄棒,或许不懂刀剑斧叉,但填埋陷阱之类的事情,却是他们一辈子都在做的,虽然他们最终的归属,就在某一个陷坑之中。

    杀马之后,形势似乎调转了过来,萧干这边最主力最关键的就是这些民夫,而郭药师那边,民夫却成了鸡肋。

    不过郭药师并没有放弃这些民夫的想法,因为他知道,一旦萧干冲击到关下,这些民夫也就能够派上用场了。

    如果萧干那么差不多,弯弓射箭这种技术活,不是民夫所擅长的,但搬运砲石檑木,不断往关城下面丢东西,烧开水烫死敌人,这样的事情却是民夫最擅长的!

    居庸关的生死攻守战正在血腥上演,而刚刚恢复平静不久的幽州城中,同样正在进行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因为这场战争,发生在种师道的脑子里。

    幽州的防御战之中,一万老卒仅剩下三千人,虽然没有全军覆灭,已经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而且最终他们击败了萧干的七万人马,可以说算是大焱历史上无法抹杀的一场大胜,绝对能够成为经典的战例,供后世的兵家研究学习。

    然而种师道却没有任何的喜悦,因为他的身边,又多了六千多的冤魂,陪伴在他的身边,让他无法入睡,让他甚至在白天,都不敢闭上眼睛。

    只要一闭上眼睛,他的脑海之中便会浮现出老牙最后的脸,那豪迈地骂了他最后一句的老牙,那无数个像老牙一样的西军老卒。

    他的房间之中挂满了军牌,那些他恨不得一把火烧掉,那些不敢睁眼去看的军牌,那些最终越积越多的军牌。

    他想让弟兄们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他希望给每一个老卒好的归宿,让他们都得到一份不错的抚恤,让他们远离战场,能够回到南方去养老,享受儿孙满堂含饴弄孙的小日子。

    但现在,不行。

    他的心里在挣扎,是因为他很清楚眼下的局势,幽州虽然保住了,但居庸关仍旧尘埃未落定。

    他,想要继续出征,从后路包抄萧干!

    这样一来,对于郭药师无疑是雪中送炭,对萧干绝对是致命的一击。

    可这也意味着,他要带领这些老卒,继续出征,继续让他们踏上战场,自己要继续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在自己的眼前!

    慈不掌兵,短短的四个字,很快就读完,可要深刻体会到这四个字的可怕,品尝这四个字带来的痛楚,却需要长长的一辈子。

    他被成为大焱当朝的第一军人,坐镇西北的定海神针,西北军神,提起老种相公,即便朝堂上最难缠的文官,都只能闭嘴沉默,不敢擅自评判他种师道。

    可谁又知道他每日每夜承受的这种痛苦,人们只记得他挥斥方遒,指点江山,谁能体会他时时刻刻承受着良心的折磨,谁知道不断默念着每一个老卒的姓名和出身,却又拼命想要忘掉的痛苦?

    他的心,永远比他的容颜要苍老数百倍,之所以面无表情,是因为一旦突破了这道防线,他就忍不住要流露出悲伤来。

    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么成就一个军神,需要多少枯骨?

    自打从军以来,他就喜欢住在军营里头,他喜欢偷偷观察这些军士,像一个婆婆妈妈的八卦姑婆。

    但他绝不敢跟军士们同吃同住,更不敢与其中任何一人谈天说地,连玩笑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他就像那个死去的老牙,生怕有了牵挂,看着这些弟兄离开,会更加的痛苦。

    而事实上,他又单方面不断地与这些士卒发生关联,因为他不希望这些士卒,死得默默无闻,死得无人知晓,死得有价值却没意义。

    他是主帅,他不做这样的事,谁又能替他去做?

    他是主帅,这样近乎残酷的决定,他不做,谁又能代替他去做?

    四月末的这一天,幽州的上空终于放晴,他的心却下起了大雨,从未停歇的大雨。

    诸多老卒刚刚从惨烈的战争之中缓过一口气,他们的主帅再次传下了一道军令。

    征集幽州城内所有可用的战马,驮马,骡子,毛驴,能够驮人行军的牲口,全部都征集起来。

    他们要支援居庸关去了!

    种师道换了便服,就走在军营里头,他希望能够听到怨声载道,希望能够听到这些老卒疯狂地骂他,甚至问候他祖宗十八代都可以。

    他很期待能够听到这些骂声,不是自虐,而是看到这些老卒发泄怨气,会让他好受一些。

    他甚至希望有人能够违抗军命,有人能够装病,有人能够装受伤,找各种理由不上战场,避免这一场战争。

    但让他失望的是,这些老卒很平静,就像在幽州城头,他们守在种师道的身边,静静地看着他抱着老牙的尸首痛哭。

    就像他们挥舞着刀剑,支撑着伤残的身躯,跟着他杀出城门那般,口中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心中一直响着两个字,死战!

    走在军营里的他,看到有人绑着血迹斑斑的绑带,却开始收拾简单到极点的行囊,也看到有人用膝盖夹着长刀,用仅剩的一只手,擦拭着长刀的锋刃。

    他看到老兵在帐篷外头美滋滋地晒着太阳,捉着虱子,突然听到标长的命令之后,没有太多的惊愕,只是长长吸了一口气,有些恋恋不舍地抬头,任由阳光照耀在身上,仿佛一尊古铜色的塑像。

    他看到越来越多的士卒开始集结,看到士卒与他擦身而过,而后整个军营几乎都空了。

    种师道有些失神,他不在乎军神之名,他甚至有些不太在乎胜负,他开始有些痛恨自己,如果说他这辈子有过胜利,那么最大的胜利,就是成为了这支老西军的首领,拥有这一支让人可敬的军队!

    他闭上眼睛,黑暗之中,身边那成千上万,陪伴着他的英灵,不再哀怨地皱着眉头,不再哭喊,不再啸叫,而是朝他,点头微笑。

    他曾经害怕闭上眼睛,而这一刻,他不再恐惧,他张开双臂,用力地去拥抱每一个黑暗之中的英灵,就像解甲归田,见到了从农田之中回来的老兄弟,拉拉家常,开开玩笑,相约着到村口的老槐树下,坐在古旧的磨盘上,喝杯小酒,磕着茴香豆。

    种师道睁开双眼,任由老泪纵横,他的双臂仍旧张开着,对着空荡荡的营区。

    “老东西,呵呵。”

    他自嘲一般的笑着,而后跟上了最后一个老卒,来到了军营的校场上。

    走在最后的老卒腿脚不是很方便,拄着一柄刀,种师道想要过去扶一把,那老卒却甩开了他的手,转头大骂道:“入你娘的,看不起老子是不,谁要你搀,有本事上了战场,跟你爷爷比比谁杀的辽狗多!”

    老卒这一骂,静悄悄的校场顿时热闹起来,很多人都轰然大笑,而后他们看到了老卒身边的种师道,笑声便戛然而止。

    老卒见得如此状况,扭头扫了一眼,初时似乎并没有认出种师道来,而后微微一愕,显是认得了。

    不过他的惊愕之时转瞬即逝,而后吐出口中的草茎,从胸前扯下了一个军牌了,塞到了种师道的手中。

    “垄右李长石。”

    种师道呆了一会儿,而后笑了,朝老卒点头道:“记得你,景翰五年,在定难入的伍。”

    老卒终于满足地笑了笑,而后高昂起头来,拍了拍胸口,笑着道:“爷儿们,听好咯,天下顶有名的老种,也认得俺咧!”

    所有人都笑了,笑着笑着,眼眶便湿了,随着种师道不断往前走,他手里和身上挂着的军牌,越来越多。

    他不断与每一个军士打招呼,说出他们的入伍时间,甚至他们的小爱好和小毛病,就像,就像重新认识一群老弟兄...

    军神,不是百战百胜,用兵如神,而是每个军士,都将你当成神,陪伴在他们身边,与他们同生共死的神。

    种师道,有愧,却无憾矣。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忍者就该出肉装 网游之 国王万岁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 恶魔殿下的绝版溺宠 曾经的真爱 萌妻上阵:总裁,请克制 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始 回地球当个普通人 雪童话 胖子和他的废柴小队 永恒圣王 诡缠人 联盟之电竞莫扎特 替嫁王妃:娘子是朵黑心莲 三嫁奇缘之丑女毒妃 仙陵 武动乾坤 网游之妖孽人生 网游之屠龙落凤 河洛仙侠传 十方武圣 我在东京唱演歌 仙魔春秋 大江大河 王者荣耀:我们是冠军 命运转盘师 卿本祸国:权臣掌心宠 影视猎魔人 腹黑狐女有点毒 一只喵妃出墙来 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 九星之主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桃花武侠系统 蓝灵珠之灵峰传 重生之镇天神话 天使位面 曾经的真爱 双胞胎妹妹不好带 赵旭李晴晴小说免费全文免费阅读 泡面首富 喂幺幺零吗 默示录之国 苍穹神殿之大周风云 花千骨 传奇剑神 中式陪读 狩天改命记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领地求生之开局获得神兽 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 诸天 军工科技 女儿和妈妈的文字账 重活 花开锦绣 全球游戏:开局百亿灵能币 天魔人间 网游之王牌战士 一品龙妃 满级绿茶是万人迷团宠 快穿之我娇养了黑化反派 营川1934 陛下因何造反 长生道途 九日焚天 前世缘之缘起缘灭 神医:姑娘请自重 重生之都市天尊 愿与卿老卿可知晓 仙女本是吉祥物 凰鸣九天:嗜血嫡妃要逆袭 重生之古玩人生 回到明朝当王爷 短情 从仙界归来 镜像皇朝 小可怜才是顶级大佬 末日纪元 桃花与奸臣 一朝臣子,一朝妃 拯救短命王爷攻略 亵渎 穿书后我推倒了暴躁男二 全球游戏:开局百亿灵能币 氪金英雄 再世男神 冰山美男,快上钩 娇宠无度:团长的重生小娇妻 聊斋剑仙 无法遵循的规则 捉妖小道士的寻药之路 霸仙轮回决 刷点外挂 中世纪崛起 天神殿 王子传说 剑绝仙古 重生一九八四 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风水师秘记 从八百开始崛起 网游之凌云风雨 诡异分解指南 散落的月光穿过了云 因为想秒杀所以全点攻击 隐世医女 我王腾有冠军之姿 重生之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穿成赘婿文里的极品恶婆婆 重生之大俗人 命运转盘师 法师乔安 吞噬苍穹 花都兵王 霍格沃兹之我的老婆叫卢娜 逍遥小太监 无忧城 别小看这只宠物 我创造了仙秦 甜萌鲜妻,腹黑总裁约会吧 八字命师 聊斋剑仙 前夫又在耍花招 网游之近战法师 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头狼 山海妖墓 飞天 末世 男神抽奖系统 头狼 误惹邪王:王妃千千岁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原始大时代 满级大佬修仙日常 离婚议嫁 我要你 漫漫修仙路,衣食靠师弟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 汉末将星传 禁区猎人 回到三国战五胡 极品邪医 剑起九州 重生之城市修仙 谍妃传 重生之镇天神话 数风流人物 庆余年 极灵混沌决 长夜余火 浮世惊鸿 西游开局天庭签到十万年 两胎六宝:战爷的小心肝又跑了 游戏宗师 重铸扎撒 超级黄金手 重生长姐种田忙 星球大战:白银誓约 只求一世逍遥人间 大唐腾飞之路 重生之城市修仙 梦里不知她是客 听说世子暗恋我 绝世剑仙幕后签到三千年 史上 瞎了都能修仙 武意天下 稳住别浪 栩栩若生 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 永生之途 我在大诸朝的日子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无极帝尊 空之塔 首充六元的剑 穿越女太子 我是出道仙 道则书 仙姿物语 一世孤尊 大道逆行 大清九福晋 重生之修罗归来 异界魅影逍遥 我从凡间来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偷心阁主甩不掉 洪荒龙鹏 江上寒月明 平平无奇大师兄 放开那只妖宠 变身倾世圣女 绝世剑魔 摄政王的驭兽狂妃 我真不是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