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ujiang.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五百七十七章 上京防御战(2)
    呼吸,不断的呼吸,为了更好的呼吸,将口中的鲜血咽下肚,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首发哦亲

    这就是蒲野奴在城头上此刻最需要做的事情,没有之一。

    他的手在颤抖,因为他已经有三十多年没有握刀了。

    他是一个小部族的首领,他本没有要登上城头的意愿,他本打算着缩在家里,紧闭门窗,如果守军胜利,他就倾尽家产犒劳守军,如果撞开家门的是女真人,他就果断献出家产来投降。

    他想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一家人平平安安,继续活下去。

    他的部族很小,在他还是孩童之时,他的父亲就已经是族长,可母亲却经常被马贼劫走,而后马贼被剿灭,母亲再没能回来,父亲又给他找新的母亲。

    这在草原上很常见,为了生存,他们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苦楚,却又如同泥地里的虫子一般,艰难地继续生活下去。

    他的身上有很多伤疤,因为他不止一次被强行掳走,成为马贼之中的一员,曾经被抢的他,又握起刀去抢别人。

    这样的生活仿佛成为了他们的宿命,逃避不开,也无力去对抗。

    直到后来,他终于杀了马贼的首领,降服了所有马贼,而后带着自己的部族,历经艰辛,来到了上京城。

    大辽帝国的强盛,不是因为疆域辽阔,不是因为国力强大,不是因为铁骑无双,而是因为无数个跟蒲野奴这样的小部族的存在。

    他们为辽国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兵员和物资,他们的女人成为生育的工具,没有**和**,所有的一切都原始而充满仪式感,只为了能够繁衍出更多的后代。

    但来到了上京之后,他才发现原来大辽帝国除了地狱,还有天堂,上京就是这处天堂。

    他带领着族人,开始做行商,跟西夏人做生意,跟大焱人做生意,除了榷场上的生意,他们还做各种走私的生意。

    直到他走在上京的街上,终于有人给他让路,他才昂起自己的头颅来走路,毫不介意自己脸上和脖子上的奴隶印记。

    他对大辽帝国没有任何感激,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打拼得来的,他也想忠于皇帝陛下,也想为了契丹人的荣耀而战,可惜契丹国并没有把他们这样不姓耶律的人当成真正的国民。

    所以当老皇帝耶律延禧要西狩之时,他并没有离开上京城。

    当你见惯了外面的残酷,当你习惯了上京的优渥生活,你就很难再回归原来那种地狱般的生活。

    与蒲野奴有着相似经历和想法的大有人在,他们都选择了留在上京城,他们拥有自己的私军,虽然数量不多,但联合起来,也是很大的一支武装力量。

    可登上城头的都是姓耶律的大族和贵族,他们这些小部族,自然不可能上去送死。

    他们不上战场,却比战场上的所有人,都要关心着胜负的走向,他们的人不断来回,传递着最新的战况。

    他还记得自己的私军派出去之后,不断回来报告,可第一个私军没回来之时,他派出了第二个。

    第二个回禀说,第一个不幸死了,城还在守着,城头都是死人,分不出是守军还是敌军。

    当第二个没有回来,他排出第三个,第三个回禀说,第二个没有死,但也没有回来,他选择留在城头战斗。

    蒲野奴有些意外,但还能理解,毕竟这些私军被他招募之前,都曾是辽国的军人,只因为不守军规而被踢了出来。

    第三个离开之后,也再没回来,他派出第四个第五个第几十个,有人死了,没能回来,有人没死,也没有回来,有人活着回来,却告诉他不愿再去了。

    当他的私军越变越少之后,他有些不明白了。

    大监国是个汉人,这让他很难理解,打头阵的是汉人的步卒方阵,这让他很不理解,汉人大监国却拥护萧德妃,这更让他不解。

    而就是这么一个汉人,竟然能够让全城的人为他卖命,他更加不解。

    只是在这一点上,他实在有些想岔了。

    这些人不是为苏牧卖命,而是为自己的存亡在战斗。

    更让他不明白的是,在他下达了命令,禁止所有人出去之后,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他的,是他的儿子,而且还是长子。

    他还记得儿子对他说,父亲你以前总跟儿子说,那些马贼和契丹人,抢走你的母亲和姐妹,总是说能够建立这份家业多么的不容易,总是说送死是多么的愚蠢,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可为了生意,你可以将女儿嫁给肮脏无耻的官员,你可以让你的儿子去给人当义子,你甚至可以将自己的侍妾送给别人。

    这样的行为,比被人抢走还要不堪,你不喜欢当羊,任人宰割,却割下自己的肉,当了苟延残喘的狐狸。

    儿子不想当羊,也不想当狐狸,儿子要当狼,即便被老虎咬死,也曾经勇敢。

    儿子走了,随之而去的是他剩下的五个儿子,还有大部分的私军。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儿子们继承了他的所有,包括他一直遗弃在记忆深处,不愿再捡起的勇气和胆色。

    先前所有的疑问,似乎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这个叫苏牧的汉人,或许跟老皇帝和耶律大石萧干等人不一样,又或者比他们还要不堪,可谁在乎这些,谁又在乎这个汉人?

    城中的百姓,在乎的是这座城,而不是某个人。

    因为在乎这座城,他们才没有跟着耶律延禧离开,因为在乎这座城,他们才选择听从苏牧的命令,因为他们需要这座城继续存在,希望自己能够继续生活在城里。

    他们是游牧民族的后裔,他们对土地有着别样的理解和感情,直到他们安定下来,便很难摆脱安居乐业的诱惑和依赖。

    正是因为先辈们不断地迁徙和求生,让他们更加深刻的明白,能够定居下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这是他们宿命的改变,如果没有这座城,他们就会像那些跟着老皇帝西狩的人一样,再度回到游牧的状态,回到居无定所四处漂泊的状态。

    他们崇拜着先祖先辈,但并不想倒退回到先祖时代的生活状态,他们要保护无数先辈抗争宿命的成果,他们要守护这座城,因为这座城,是他们民族的新灵魂!

    直到此刻,蒲野奴才明白,无论大小,无论公私,无论狭隘的个人考量,还是关乎民族的大义,他和所有留在上京城内的人一样,都没有选择的余地,都没有逃避的权力。

    他们能做的,也必须去做的,就是拿起自己的刀,走上城头,捍卫这座属于自己的城池!

    蒲野奴为家中的女眷留下了一把刀,告诉她们,如果进来的是女真人,就让她们自尽。

    他本以为这些女眷会惊愕,会惧怕,会拒绝,会反抗,然而等来的却只有沉默。

    临出门时,他第一次感受到这些女儿和妻子们,对自己的敬意,就好像三十年前,他领着所有族人离开他们的领地,毅然来到上京城一样。

    那时候的他,受到了所有族人的尊敬,而在上京城奋斗的这些日子,曾经是他最引以为傲的日子,他给了族人们安定优渥的生活,可却反而失去了这股敬意。

    就像他的长子所言,在他为了谋求利益,将自己的女儿和侍妾送出去之时,无异于将自己的肉主动割给披着各种皮的野兽,失去的除了女儿和侍妾,还有他的勇气和血性,以及子女和族人们对他的敬意。

    他们渴望在这座城中活下去,更渴望有尊严的活下去,而这一切,都值得用生命去争取和捍卫,这才是草原民族的男儿们,骨子里的血性。

    蒲野奴登上城头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自己的儿子们,他想让儿子们看到自己的身影,他想让儿子们以其父为荣,他想告诉儿子们,你老爹年轻的时候,也是部族的英雄!

    然而他根本就找不到自己的儿子们,城头上除了血还是血,除了死人,就是活死人。

    守军就像一团团游走的阴魂,像一具具暴走的行尸走肉,只有双眼之中偶尔闪现的杀气,像暗夜之中的一朵朵萤火,点燃着这个城池最后的希望。

    他没有再找自己的儿子,因为这个城头上,都是别人的儿子,其中一些老人,跟他一样,只是另一个蒲野奴。

    只是无数个别人的儿子,和无数个蒲野奴,这是契丹人最后的勇气,不是献给这个帝国,也不是出卖给那个叫苏牧的汉人,而是献给这座城。

    这是他们最后的家园,如果必须要用鲜血和生命来守护,为了先祖的荣耀,为了找回自己的勇气,从享乐的美梦之中醒来,回到残酷的马贼时代,那么他们愿意,愿意再次握刀,仰天长啸。

    蒲野奴看到了那个叫苏牧的汉人,虽然大家都不是为他卖命,但能够让大家意识到这一点的,正是这个男人,从大家的目光之中,蒲野奴就能够感受得出来。

    他想跟这个男人说些什么,关于先祖,关于儿子,关于城池,关于自己。

    可当他来到男人身边之时,男人正在拼死斩杀登上城头的敌军。

    他的刀剑很锋锐,他的武艺超凡入圣,他的姿态风流无人能及,而针对他的敌军也越来越多。

    他就像黑夜之中的火堆,吸引着一群又一群扑火的飞虫和野兽。

    当一名敌军如同毒蛇一般向那男人的背后袭杀之时,蒲野奴没有任何迟疑就替他挡了下来。

    三十年没动刀,但底子还在,虽然负了伤,但他还是斩杀了那名敌军。

    从头到尾,那个男人甚至没有回过头来看他一眼,甚至根本不知道他蒲野奴默默无闻地救了他一场。

    然而蒲野奴却仿佛突然之间领悟了,他是英雄,是自己的英雄,并不需要别人的感激和赞颂,他救那个男人,并不是为了那个男人,而是为了这座城,为何要厚着脸皮让那男人表示感谢?

    或许上京能够万众一心,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城,是自己的,所以必须自己上去守,城,是大家的,那么大家就要一起守。

    而这座城一直都是老皇帝的,老皇帝走了,就轮到这个大监国和萧德妃了。

    只是这个男人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他们,这座城可以是你们的,只要你们敢死守,我愿意跟你们一起死守!

    看着这个男人奋力厮杀的背影,蒲野奴终于将呼吸缓了过来,他颤巍巍站起来,想要继续在男人的背后替他掩护,却发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那人满脸满身都是血,只有一双眼珠子格外明亮,他朝蒲野奴笑了笑,露出白牙,蒲野奴认得,那是他的长子。

    他分明在说,我的父亲一直是英雄,虽然他已经苍老。>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领主之兵伐天下 绝世特种兵之浴火战龙 剑绝仙古 灵君之心 从黑化后开始神级选择 大佬级炮灰 做好事就变强 国潮1980 雾锁道途 无尽武装 无限版帝国时代 红海行动后续 网游之修罗剑尊 南明争锋 异世界人员管理档案 张三丰异界游 总裁抢占小娇妻 极速爱情 一品御厨 催妆 女配是个小可怜 憾世天幕 巨富从摆地摊开始 从斗罗开始推演诸天国漫 贞观攻略 神冢世界 我的狐仙娇妻 我就是超级警察 我在末世建个城 长生界 魔渊狱蛇 百鬼夜行 带个地道系统打鬼子 连环妙计 腹黑太子高冷妃 神道珠 女尊之天下美男归我莫属 相爷您的夫君已到期 网游之创世剑神 源神觉醒 我家道尊是神医 冰山美男,快上钩 斗罗之瑶瑶公主是团宠 虎狼 重生之将门毒后 帝颜醉 我真不是关系户 至尊武神 一切都是从笔仙开始 心之上 娱乐圈里的泥石流 飞天 星辰圣渊 一步一道 云若月楚玄辰 和亲太子妃的千层马甲 神君他动了凡心 异界作弊大师 藏拙 都市之我的总裁老婆 给力娇妻:总裁乖乖回家 容若堂 血色圣歌 重生过去震八方 路明非挑战FGO 圣尊之途 斗罗之 主角开始抱团啦 我是出道仙 总裁老婆不一般 山寨王妃驯夫手册 大魏宫廷 一枪风云 武圣开天 权游:睡龙之怒 网游之绝武乱国 绝品仙尊赘婿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但闻人语响:巍巍中华 城市之异能战士 我的世界——复仇之路 漠北风云 抢救大明朝 重生之宠你入骨 炮灰女配的逆袭人生 驭兽萌宝:腹黑王妃带球跑 外星废柴双生元帅要逆天 当闪光灯遇上键盘 开局奖励一亿条命 倾世谋妃 传奇药农 大祝由 神魔书 难以逃脱的夙命 大佬娘亲又酷又拽 总裁强宠之萌傻妻 网游之妖孽人生 修真医仙在都市 妖魔当道 绯色魂 全球灾变:无双奶爸 剑道独神 超神无敌 千秋悲歌 锁妖塔:乱世烽火,再见狐妖 拯救武侠美眉 九零对照组我不当了 风水相师 边月满西山 网游之死到无敌 木叶寒风 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始 歌叙经年 绯色魂 七域命神 曾经的真爱 仙古神迹 长生天阙 网游之孽天败家子 回到三国战五胡 网游之 左道倾天 斗罗之满级就下山 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 仙帝 我们是兄弟 锦衣成凰 桃花 刀剑神域之圣剑士 逍遥兵王 他从星光中走来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粘人傻夫君:独宠纨绔萌妃 幻柳 宠妻成奴:王爷跪地唱征服 星辰圣渊 巅峰仙道 万道始成空 逢春 树神启示录I九丘 去他的火影梦 女配是个小可怜 玩家超正义 天辛 左道倾天 重生六零美好生活 我有一刀断长生 驭房有术 地球来的修真者 穿越香江之财富帝国 剑火丹仙 红楼春 万界系统 盖世 重生之年代纪事 妖神记 玄门小子 瞎了都能修仙 都市重生之修仙系统 贞观攻略 锁婚,男神太欺人 消魂引 神秀之主 在逃生游戏中做朵黑心莲 木叶掌门人 莫高 魔能星海 吞噬星空 无限折腾 全球丧尸:唯独我有避难所 千秋悲歌 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 传承宝鉴 绝品天医 朕的丞相有喜了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英雄联盟之逆天大脑 我回来了,你还在吗 网游之妖孽人生 星武耀 寒门祸害 天涯孤鸿 奶爸!把女儿疼上天 成为团宠后我一直在掉马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全球格斗 军师大人要出墙 极限警戒 万道始成空 穿越王妃要升级 执剑问青天 神秀之主 至尊剑皇 我能添加逼格值 炮灰千金强势回归 至尊纹章 新宅佳梦 我真没想出名啊 腹黑易少之樱花落雨 重生六零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