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ujiang.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少女,诗经,双刀
    铜棺岭北面就是福寿县,因为靠着铜棺岭,泄洪效果大打折扣,受灾极其严重。

    此时福寿县的田地也早已被浸泡,但却并没有见得太多的灾民流民,县城周遭行人往来,都是从铜棺岭上打猎归来的壮丁,以及从北面下来的一些行商。

    说来让人有些难以置信,这地界仿佛墨水里的一颗蜡滴,努力排斥着周围的墨水,保持着自己的清净形态,仿佛根本就不受灾荒的影响。

    北面县郊的水田里头,并没有见到动物或者人类的尸体,一群群光p股的孩童正在水田里头摸鱼,也有开小差的,在打着泥巴仗。

    其中有个十二三的小子,身段虽然消瘦,但双眸极其有神,透出非比寻常的早慧。

    他从水田里探出头来,而后高举双手,竟然紧紧抓着一条半尺来长的大鲢鱼!

    那鲢鱼拼命扑腾着,却被那小子死死抓住,后头的孩子们顿时欢呼起来,仿佛在庆祝大将军打了胜仗一般。

    瘦小子将鲢鱼往岸上一丢,就有个流鼻涕的小女孩跑过来,举起手里头的石块,毫不犹豫就给鱼头来了一下,而后张开枯瘦的双臂,将大鱼抱进了鱼篓,熟练地背起鱼篓,往县城北面的一处村落里跑去。

    这村落很是干净,甚至还有一条老狗,在村口的歪脖子树下打盹儿,就像最警戒的哨兵一般,见得小女孩过来,便睁大了浑浊的眼睛,呲牙咧嘴。

    小女孩见得这老狗,顿时停下了脚步,脸上满是惊恐,但想起了瘦小子平日里的嘱咐,便解下鱼篓来,挑了一条二指大小的鲫鱼,丢到了老狗的面前。

    趁着老狗嗅闻小鲫鱼的空当,小女孩抱起鱼篓就风一般跑了过去。

    如果瘦小子在场的话,真不知要笑破肚皮了。

    这老狗乃是首领从小养大的,又怎么可能会伤害村里人,再说了,狗又不吃鱼,他只是想捉弄一下小女孩罢了。

    小女孩却将他的话当成了金科玉律一般,见得老狗没有追自己,对瘦小子的话更是深信不疑,越是崇拜不已。

    躲过老狗之后,小女孩的脚步也轻快了不少,不多时便来到了村头的第一户人家门前。

    她不像一般乡野孩子那般无礼,而是轻轻搬开柴扉,放缓了脚步,往屋里细声地问了一句。

    “张伯伯在家吗?”

    虽然瘦小子经常敲她脑袋,让她不许叫张伯伯,而应该叫首领,但她还是觉得叫张伯伯亲切一些,再说了,这是张伯伯特许她这般叫的,还说这是他们之间的小秘密,不能告诉别人的。

    屋里的脚步声很轻,一名四十左右的中年儒士缓缓走了出来,他穿着粗布麻衣,挽了个道髻,随意用杨枝c着,三缕长须,道骨仙风,颇有飘然出世的风范。

    他亲昵的摸了摸小丫头枯黄湿腻的头发,而后替她解下了鱼篓,有些责备地说道:“不是说让你哥别送鱼过来了么,我这个首领的话越来越不值钱了啊...”

    小丫头嘻嘻一笑,知道这就是首领最大的赞赏,便要往外走,哥哥还等着她的鱼篓呢。

    虽然她不明白哥哥为何每天都要将抓到的第一条鱼送给张伯伯,但她知道村里头的人都遵守这条规矩,而且每个人都很乐意这样做,只要大家都开心的事情,就是好事情,她是这样认为的。

    “别急着走,陪陪伯伯。”

    中年儒士提着鱼篓来到院子里,在一块吸水性极好的青石边上坐了下来,小女孩便乖巧地在旁边守着。

    他从石缸里舀了水,而后将鲢鱼整治干净,一柄生铁小刀锋利无比,将鲢鱼的骨刺都剔除,而后将鲜嫩地鱼r切成薄薄一片,细细排在鲜荷叶上。

    又返回厨房里头取来一碟酱料,这才叫小丫头招呼过来。

    小丫头一直在旁边看着,早已被儒士那温柔的动作给看痴了,在她看来,切鱼之时的儒士,就像她那素未谋面的母亲,那一刻,在她看来,母亲就该跟切鱼的张伯伯差不多吧。

    儒士的竹筷仿佛还散发着清香,轻轻夹起鲜嫩的鱼片,饱蘸酱料,左手搁在鱼片底下,防止酱料滴落,这才眯着眼睛笑着:“张嘴。”

    小丫头恍然回过神来,正要张嘴,却又想起哥哥的嘱托,首领没吃,自己先吃,这是不敬!

    于是她又紧嘴巴,嘟着嘴,像极了一条憋气的小金鱼。

    儒士莞尔一笑,佯怒道:“不吃以后就不准叫张伯伯咯!”

    小丫头面露难色,仿佛在做着挣扎,最终还是抵不过美食的诱惑,轻轻张开了小嘴。

    当那鲜嫩的鱼片,加上陈年酱料的滋味在她的唇齿间发酵起来,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原来腥臊难吃的鱼,竟然可以这么好吃,而且还是生的!

    “伯伯,这鱼真好吃,谁教你做的?”

    吃着鱼,小丫头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儒士轻轻尝了一片,满意地闭上眼睛,像个虽然穷苦却极为有品位的美食家。

    他指了指厅堂上挂着的一幅画像,朝小丫头解释道:“这是祖师爷传下来的,不过祖师爷曾经说过,这是伯伯的小师兄最喜欢的吃法...”

    “伯伯的小师兄?”小丫头挠了挠头,似乎在思考该怎么称呼那位伯伯的小师兄,她往厅堂上的画像看去,便被深深吸引住了。

    那是一幅泼墨画,在村里头并不多见,大团的墨迹洒脱大气,那是祖师爷的道袍,虽然看不清祖师爷的脸,但祖师爷就像脚踏祥云的仙人。

    张伯伯又夹了一块鱼,小丫头却没有再吃,而是取来一张荷叶,将鱼片包了起来,那是留给哥哥的。

    看着张伯伯满意和赞许的笑容,小丫头嘻嘻一笑,背起鱼篓就要回去找哥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在水田里摸鱼的那一大波光p股小孩全都撒着泥腿子跑了回来!

    他们的脸上没有太多的惊恐,却布满了担忧!

    “首领!那群狗子打过来了!”

    中年儒士猛然站起来,扫了一眼,突然问道:“小顺子呢!”

    那群孩子顿时难过起来,后头有些已经开始掉眼泪!

    中年儒士快步走进房内,抓起长条布包就往外走,小丫头背着鱼篓快步跟了上去,眼泪已经开始打转。

    她走得不快,又担心哥哥,没走几步就滑倒了,中年儒士扭头喝道:“别跟着!”

    见得张伯伯发怒,小丫头吓住了,那群孩子连忙拉住小丫头,可小丫头却倔强地抬起头来,一改往日的温顺和乖巧:“我要去!”

    中年儒士轻轻吸了一口气,抱起小丫头就往村口快步走着,没走一段,就发现赤条条的小顺子,他的身边还跟了一条狂吠的老狗。

    那个抓鱼的瘦小子,那个第一条鱼总会孝敬首领的小顺子,此时走得有些艰难,手里提着一柄鱼叉,终于走不动了,用鱼叉拄着,拼命地喘着气。

    “首领,那群入娘的真打过来了,不过老子捅了一个,哈哈哈!”

    面对邀功的小顺子,中年儒士眉头一皱,轻声喝道:“不准在妹妹面前说荤话!”

    小顺子自知口误,只是嘿嘿一笑,身子却摇晃了起来,中年儒士这才发现,他的脚下竟然全是血迹!

    慌忙放下小丫头之后,中年儒士一把捞住倒下的小顺子,但见得他的后背好长的一条刀口!

    中年儒士的面色铁青,将麻衣撕开,绑住小顺子的刀口,而后将切鱼的生铁小刀交给小丫头。

    “别哭。”

    小丫头仍旧抽泣,但不敢再哭。

    “伯伯能放心将哥哥交给你吗?”

    小丫头紧紧握住小刀,仿佛捧着她和哥哥的整个命运,而后抹掉眼泪,坚毅地点了点头,点头的那一刻,她仿佛瞬间长大了。

    中年儒士抓起长条布包,朝那群光p股小孩吩咐道:“都去喊人,去敲钟。”

    小孩们顿时散开,中年儒士回头看了一眼,小顺子呲牙咧嘴,艰难地开口问道:“小顺子没有给首领丢脸,是也不是?”

    中年儒士冷哼一声:“死了才丢脸,能挺过这一关,你就是我儿子!”

    “嘿...”小顺子呲牙笑了,这一笑仿佛耗尽了最后的力气,顿时就昏了过去。

    而此时,那条老狗猛然回身,不再狂吠,如同察觉到危险的老狼,默默地往村口疾奔,可还没回到歪脖子树的岗位上,就被一支狼牙箭给钉在了地上!

    来的大概有四五十人,猎户装扮,刚才s死老狗的,便是为首一人,极其高大,黑面卷须,直鼻阔口,他身边的喽啰还搀扶着一个伤者,腿上还在冒血,显然是小顺子鱼叉下的受害者。

    那为首黑脸汉子往前一步,见得中年儒士只有一个人,便将硬弓往后一丢,自有喽啰接着,他抽出腰间的长刀来,朝中年儒士喝道。

    “天道不公,朝廷不仁,自当奋起,我等乃张万仙大将军麾下勇士,特来福寿征粮,让乡亲们都麻利些吧!”

    中年儒士面无表情,但瞳孔收缩,他并没有理会那黑面大汉,而是扯去了长条包的布套,露出一对双刀来。

    本以为中年儒士只是个手无缚j之力的读书人,没想到竟然带着一对双刀,看那刀刃便知是削铁如泥的凶器!

    黑脸汉子以及身后的数十人并没有畏惧,然而露出贪婪的目光来,中年儒士只不过孤身一人,身后俩小p孩,他们却有四五十人,差距自不在话下。

    见得中年儒士亮刀,这些人轰然大笑,而中年儒士却只是默默蹲了下来,朝小丫头柔声道:“丫头,记得伯伯教你读书吗?”

    小丫头点了点头,后者继续说道:“闭上眼睛,背一遍给伯伯听好吗?”

    小丫头仿佛知晓会发生什么一样,她点了点头,而后闭上眼睛,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这是诗经的第一首,看样子小丫头应该会背很多了。

    而中年儒士则缓缓站起身来,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整个人已经化为一道虚影,那黑脸汉子才刚刚举起刀,中年儒士的双刀已经呈现“乂”字,架在了他的脖颈上!

    “咕噜...”黑脸汉子脸色苍白,艰难地将口水咽下,而后结结巴巴地问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中年儒士微微抬头,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来:“抱歉了,我就是张万仙!”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五行妖传奇 天浩劫 战龙无双 雪童话 漫漫修仙路,衣食靠师弟 皓玉真仙 我资质平平 末世恋爱法则 一切都是从笔仙开始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迷雾岛游戏:我能看到提示 快穿之慢慢轮回 穿书后我成了战神文男主的妈 小楼传说 筑梦红丘陵 天老爷驾到 异世邪君 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 传奇控卫 憾世天幕 血蓑衣 林宛你属于我 从红月开始 白骨大圣 三国之重振北疆 绝天仙主 仙帝 重生97,陆爷甜宠悍妻 长嫡 罪恶之城 木叶之体内一只哥斯拉 大道谁属 部落冲突之明齐日月 傲世血凰 相思长恨歌 机战世界 奇门仙道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影视猎魔人 重生之大俗人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 我的帝国战争游戏 逆袭之超少年密码 妖娆召唤师 我想让你爱这个世界 五代梦 天下第九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谪芳 冠冕唐皇 训练家的格斗之路 我能阅览万物的一生 修真之瞒天过海 人生莫过苟且 重生七零俏娇媳 我打凡尘而来 九星之主 醉卧江山 超级灌篮系统 风水师秘记 权谋天下:这个医女不好惹 莽荒纪 我自地狱来 许你一生:独宠逃家王妃 八卦诀 我当捕快那些年 隐婚后我被大佬宠翻天 从诛仙开始的绝世剑仙 东宫 乱世世子妃 赝太子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几世不忘 我成了宗门老祖宗 海贼之亡者监狱 我真不是角色球员 总裁宠妻入命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致我们回不去的过往 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星河寂灭 即鹿 夙韵弦殇 史蒂夫求生记 狂傲女帝:美男请上榻 冷清欢慕容麒 我不可能是剑神 少年地师 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觅仙道 陆地键仙 千金巨星:小叔叔,求宠爱 梦封真龙 修仙五千年 无忧城 斗罗之镇世斗罗 我穷的只剩颜值了 原来我是天道化身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交锋 有一天世界终将改变 云若月楚玄辰 地狱公寓 凰歌千秋 万道成神 超级黄金指 综漫之无尽逃杀 楠娶宇嫁 法者之尊 还看今朝 汉末将星传 粘人傻夫君:独宠纨绔萌妃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诛天大魔王 绯色魂 乙女的上升法则 情归不去 你好恰时光 灵荒剑仙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凌家有女:摄政王妃不好惹 农门商女:悍夫来种田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玉懒仙 异界魔头在都市 住手!这根本不是决斗! 仙魔春秋 我,嫦娥男闺蜜! 我真的不是气运之子 我只是一个从心的假面骑士 重生1988之首富人生 七木笋 乙女的上升法则 锦冠天下 重生之悍妻 叫你一声大师兄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史上 快穿之大佬宿主是反派 酒歌 穿书之反派饶命 全球灾变:无双奶爸 网游之杀戮者 修真爽歪歪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天眼 漫漫修仙路,衣食靠师弟 花豹突击队 17K问答大百科 我是咸鱼和我很强有冲突吗? 吾尔江山 药尊老祖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落地长安 洪荒历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重生后成了邪王的掌心宠 旧日之子 荣耀圈小团宠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在火影练吸星大法 快穿之炮灰奇兵 葙梦剑舞人落篱 回到三国战五胡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穿越山贼做皇帝 中外英雄传 我们是兄弟 边谋爱边侦探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末日纪元 首席御医 太荒吞天诀 修神外传仙界篇 洪荒大天尊 神魔书 昭奚旧草 女人就要狠 混元苍穹 富贵荣华 万道始成空 大梦主 复贵盈门 密室逃不脱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疯狂的手游 儿子,王爷不是你爹 归墟 也曾匆匆 御兽诸天 好运六零 万气争天 大神你人设崩了 时空新主神 我真的是反派啊 神魔养殖场 我心中的敌人 通天官路 我靠谨慎修仙 农门婆婆要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