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ujiang.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六百九十一章 一纸密令,都是情与义
    上京皇宫内的异动,并没有能够逃过高慕侠的掌控,他是天生的密谈头子,他在这方面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 `

    许是在杭州当球头的经历,许是从小就喜爱蹴鞠,他对团队协作有着天然而淳朴的理解,对于结交真心兄弟,有着自骨子里的魅力,他拥有着天生的领袖气质。

    他是个努力而勤奋且好胜的人,这使得他极其适合蹴鞠,更适合担任皇城司暗察子们的大当家。

    他总能够与弟兄们打成一片,总能够获取弟兄们的信任,也能够让弟兄们心甘情愿为他卖命,因为他总能唤起团队的集体荣誉感,而这正是大焱军队最缺失的一部分。

    萧德妃单方面撕毁两国盟约,并不是他高慕侠的错,但他无法提前掌握到这个情报,无法及时传递回去,让苏牧早些做出针对性的应对策略,作为情报系统的大当家,他自认难辞其咎。

    所以他仍旧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弥补这一切,因为他知道萧德妃和后辽的战略意义,他更清楚萧德妃和耶律淳的重要性。

    许多人都觉得萧德妃和耶律淳即便死了,后辽仍旧还是那个后辽,仍旧会有萧淑妃,有耶律某某来继承这个位置。

    但很可惜,这些人都看不到萧德妃和耶律淳无可取代的价值。

    上京被苏牧死守下来之后,城内集中着整个大辽帝国仅剩不多的契丹贵族,他们没有皇族的血脉,名不正言不顺,但耶律淳却是正统,而萧德妃和耶律淳能够代表他们的利益,能够保持着他们的阶级特权。

    萧德妃和耶律淳,就是这些贵族们最好的代言人,至少目前为止,在这样的敏感状况下,是如何都取代不了的,他们需要的,是稳定。

    也只有稳定,才能够让这些特权阶级的贵族们,支持后辽的军事,使得后辽能够在这一场天下争霸的风暴之中,继续残存下来。

    萧德妃和耶律淳的存在意义已经有了,反过来看,如果将他们抹去,那么对整个后辽,必定是沉重的打击。

    有了邵祥符的提醒,萧德妃确实警惕起来,并对后宫进行了血腥的清洗,但高慕侠的棋子,却并没有被清理掉。`

    这难免让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因为耶律淳和萧德妃几乎将整个后宫都翻了过来,所有有嫌疑的人,无论在身边伺候了他们多少年,他们都忍心除去,本着宁枉勿纵的原则,即便最微小的隐患,都无法逃过他们地毯式的清洗。

    高慕侠的手中,就捏着密令,只要这道密令布出去,萧德妃和耶律淳,就将见不到明日的太阳。

    但他却犹豫了。

    “冲动之时绝不要做决定。”

    这是苏牧离开之前,给他的最后告诫,或许也正是因为这句告诫,让高慕侠变得有些迟疑。

    他确实很冲动,因为他很愤怒,邵祥符将弟兄们都吊死在城头,还差点要了他高慕侠的命。

    更提醒了萧德妃和耶律淳,将那些暗棋都清除掉,除了最为关键的一步棋之外,其他的可都是皇城司苦心经营起来的棋子。

    这其中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暂且不说,单说高慕侠对待每一个密探都像对待家人一般,这等噩耗一个个传来,就足以让他心如刀绞。

    他并不缺乏政治悟性,否则他也不会看出耶律淳和萧德妃的价值,也正因此,他才越深刻地体会到,如果能够将萧德妃和耶律淳的后辽争取回来,对于整个战局是多么的重要。

    但萧德妃和耶律淳已经警觉起来,如果时机错过了,宫内的棋子被搜刮出来,那么便彻底失去了刺杀耶律淳和萧德妃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以后便很难再有了!

    人类面对最困难的问题,就是选择。

    高慕侠不是萧德妃,他无法将弟兄们的性命当成草芥,他需要让弟兄们的死,都拥有该有的价值。

    他们是密探,他们的任务就是刺探情报和刺杀敌人,政治方面从来就不是他们考量的问题。

    但高慕侠却不同,他已经是皇城司的掌控者,回到南朝,他足以与朝廷上的衮衮诸公平起平坐,他必须要考虑耶律淳和萧德妃死之后,会带来何等样的影响。

    可纵使如此,他仍旧感到异常的愤怒,难道这些事情,不是你苏牧来考虑的吗?

    当皇城司的弟兄们被吊死在城头,当我高慕侠需要你来做决定的时候,你苏牧又在哪里?

    这就是主帅的悲哀,就好像西北方向的种师中和郭药师,同样会问,面对西夏的党项大军,我们真的只是被动防守吗?就不能主动出击,占据主动吗?我该如何做决定?为何作为主帅,苏牧连只言片语的命令,都不曾传递过来?

    杨可世带领着数千白梃兵,已经绕过龙化州,往乌古烈和西北招讨司的方向,深入到草原和大漠,我等孤军深入千里,就只为了你苏牧的一句话?

    同样的疑问,相信孤军深入到奉圣州,想要绕过西北,扑向第一前线的刘光世,也想问问苏牧。`

    他们的补给并不足以让他们千里跋涉,半途中打草谷凶险难测不说,还容易暴露踪迹。

    然而苏牧就只是轻飘飘下了这么一道命令,剩下的事情只能由他们自己来解决。

    他们会像高慕侠一样,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面临各种各样自己无法做决定的选择,但主帅只有一个,苏牧不可能无时无刻陪伴在身边,更不会给他们列出具体的解决方案。

    指出一个方向,这就是主帅的最主要任务,看似简单,却又是最难的事情。

    这世间看起来越是简单的事情,其实就越难办到,比如吃饭,很多人都觉得吃饭是最简单的事情。

    但很多人都会面临一个选择,或许穷极一生都无法得到答案。

    吃饭,是为了活着;活着,就是为了吃饭,这两者,你会选择哪一个?

    比如呼吸,人人都需要呼吸,却很少有人懂得呼吸的奥义,只有罗澄这样的神仙人物,才会花费一辈子来研究如何呼吸。

    反倒是一些看似遥不可及的难题,总会在不知不觉之中得到解决,比如决定文人命运的科考,即便从小考到老,或许也会熬到“范进中举”这样的事情,也有人年仅十几岁就金榜题名。

    比如做官,就算你不去选边站,三年一次的磨勘,只要你活得够久,单凭熬资历,有生之年都能够熬出一个宰相来。

    高慕侠已经深刻体会到这一点,他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走到了仕途的巅峰,但却因为手中这一道密令,到底要不要下去,而纠结迟疑,甚至在内心深处不断痛恨着苏牧。

    大道至简,大抵如是。

    他看着南方,在心里默数着,只要数数停下来,苏牧的命令仍旧没有到,他就会将手中的密令出去。

    这也是一种另类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只是很可惜,他的数数停止之时,并没有暗察子送来苏牧的命令,于是他将密令交给了一名弟兄,送入了上京的皇宫之中。

    下半夜,他苦苦等待的时刻终于到了,这一次不是苏牧的密令,而是苏牧本人,亲自来到了上京,站在了他高慕侠的面前!

    他从来不是个惺惺作态之人,从认识苏牧开始,他就知道苏牧并非池中之物,他终究有一天会一飞冲天。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苏牧确实已经飞龙在天,但高慕侠却再也找不到当初对苏牧的那股敬意。

    因为当初对苏牧产生敬意,苏牧还是个他能够仰望的人物,而现在,他连仰望苏牧,都做不到了。

    苏牧就像在云端之中藏头露尾的神龙,即便高慕侠成为了密探头子,都无法看清楚他的动向和意图。

    就像他现在很不理解,为何苏牧要在这样危急的关头,出现在上京城中一样。

    他已经是一军主帅,根本不需要亲身涉险,为何要来上京走一遭?

    难道他不知道隐宗的刺客死士一直在寻找着他的踪迹,一直想要将他除掉吗?

    人都说千金之躯坐不垂堂,作为一军主帅,苏牧没有坐镇幽州,更没有出现在大定府,反而马不停蹄出现在上京城,这样的敌人核心之中,为的是哪般?

    高慕侠有些不理解,虽然迟了些,但他无法否认,在他最需要的时刻,苏牧终究还是想着来见他的。

    他仍旧很悲愤,仍旧很恼怒,既然已经决定要来,为何就不能来早一点!

    只是他并不知道,为了赶到上京,苏牧抛开了孙金台,抛开了郭京,只有不闻不问,跟着他一路北上,过大定府而不入,沿途跑死了十二匹马,才抵达了上京城。

    他本想第一时间来见高慕侠,但他看到了城头弟兄们的尸体,他看到高慕侠那个店铺已经成为一片焦土和残垣。

    “你来迟了…”高慕侠如是说道,他并不看苏牧,因为他担心自己看到他满身的风尘,会软下心来原谅他。

    一切都晚了,密令布出去,耶律淳和萧德妃绝对过不了今天晚上,到了明天,整个上京乃至后辽,就会是另一番残局,会动乱,会崩溃,会走向另一个未知的局面。

    整个北方大战的走向,都会因此而改变,大焱会越风雨飘摇,或许能够从中渔利,或许所面临的状况会更加恶化,一切都重未知。

    但高慕侠并不后悔。

    他从来不是个冲动之人,从接管皇城司的那一刻起,他就明白密探的宿命,他能够看不透生死,却能够像弟兄们一样,为了理想而将生死置之度外。

    但他绝不原谅,弟兄们的死会变得一文不值,这一点是他永远无法接受的。

    因为这些人是隐藏在黑暗之中的英雄,他们应该得到足够的敬意,和回报!

    苏牧的嘴唇翕动了许久,几次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些什么,他只是伸出手来,将一样东西,塞到了高慕侠的手里。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

    高慕侠感受着掌心之物的质感,心头陡然紧,眼眶便热了起来,他面对这房中的火炉,默默地将那密令丢进了炉子里,就像烧给天上的弟兄们一般。

    烈焰如同恶魔的长舌,将那密令包裹起来,上面并无字迹,这才是他高慕侠,真正痛恨自己的地方!

    即便他承受着弟兄们死去的痛苦,他仍旧无法冲动任性,哪怕一回!

    或许也正因此,他才能成为皇城司的大当家,才能成为苏牧最称职的左膀右臂!

    ...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音隐之恶魔力量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重生之九幽邪神 魂曜星尘 重生柳神,洪荒签到千万年 黄天之世 重生1988之首富人生 观之清香,饮之可口 烟花似暖月犹凉 六界守护使之凌云志 月华庭 星武耀 她之城传 母老虎升仙道 霍少蜜蜜宠:宝贝,你好甜! 开局八百海贼大军 晚明之我若为皇 锁婚,男神太欺人 五代梦 骑着电驴追飞机 朝思归 名门女帝 北宋假圣人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梦剪三秋 绝对暴力 源神觉醒 天耀星官 斗破苍穹 重生八零驭夫有道 三寸人间 我的总裁男朋友 因你繁花似锦 凤染君策 野犬破天 末世大回炉 末日轮盘 网游之纵横天下 青天祀 凤凰珞 黑魔法使 天启预报 我在都市召唤妖怪 神魔养殖场 逢魔神助攻 诸天探索者 佛系医妃有空间 神道丹尊 进击的黑月光 我要做秦二世 第十年之终于等到你 异界 正阳门庭 俊男坊 首辅娇娘 于新世界高举龙旗 庶女重生会算卦 乞丐王 我的美女总裁老婆 首辅大人的团宠崽崽 道长去哪了 洪荒之开局成为龙族圣祖 烂柯棋缘 诛天大魔王 转世神医在末世 至尊武神 全能法神 摄政王的驭兽狂妃 重铸扎撒 美男咱有话好说 劫迟归 秘战无声 狂暴战兵 我有一张武学面板 重生女将不好惹 总裁抢占小娇妻 诸天 足坛幸运星 麻衣神婿 重生之贼行天下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剑起九州 止道为仙 崛起之盲女 回地球当个普通人 开局成猪:种田当古代富婆 五神传奇 案发现场捉拿傲娇老公 不灭武帝 魂穿名门团宠有点甜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进化从穿越成一艘战舰开始 开局百万资源号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太荒吞天诀 相思长恨歌 仙门 妖女哪里逃 秦汉明月行 开局写出来神功易筋经 惜得珩世 永生诀 穿越山贼做皇帝 星尘武者 户外直播间 丰碑杨门 道则书 千万别拿正眼看我 灰之刃 精灵掌门人 绝色医妃倾天下 修真界败类 狼与兄弟 装甲假面战士光龙英雄传 开局拯救波之国 海贼之宠物为王 网游之神级村长 侠影仙宗 飞来客栈 我真就想当个厨子啊 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 汉阙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朢淵 醉仙葫 剑阁女弟子修仙日常 谢邀,人在洪荒,拒绝妖皇 伏溪仙道 娱乐:我说真话震惊了全世界 重生之龙套姐姐的逆袭 总有奇葩想杀我 进化从穿越成一艘战舰开始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 登仙梯记 长生界 多情只有离庭月 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 重启之下 葙梦剑舞人落篱 暗影绝天 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 超神宠兽店 校花的贴身高手 武道霸主 元灵法则 疯狂进化的虫子 浮火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甜萌鲜妻,腹黑总裁约会吧 这个学渣不简单 带着虎符当太子 孤才不要做太子 武器专家 大唐捉妖司 同桌凶猛 因为碰瓷我嫁入豪门 重启末世 史蒂夫求生记 吾妻非人哉 都市渡恶师 俊俏娘子帅相公 都市渡恶师 病毒王座 我的昨日恋歌 农女种田忙 我在神奈川继承神社 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 穿越从我的英雄学院开始 雪夜歌行 谁把谁当真 诡缠人 混元真仙 全职国医 绝世剑魔 血蓑衣 封魔将军 文娱帝国 末日城邦 因为碰瓷我嫁入豪门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病弱小姐的马甲掉了 几世不忘 校园狂兵 小阁老的田园娇妻 永不移动的界碑 嫁给爱情 凰眸 我就是传奇 穿到我妹的修仙文里尽情撒野 黑篮之队友猛如虎 源来真爱在身边 首辅追妻计划 重生末世大佬有空间 禁区猎人 修罗战婿 高冷上司请接招 异界之重甲暴力贼 种田不努力只能回府做王妃 娱乐:我说真话震惊了全世界 斗罗之十二生肖塔